彭丽媛称:习近平叫她“虎妞”



在家里,习近平叫她“虎妞” 她理解为丈夫爱惜自己心性太直

  她也不介意与好友分享这个“秘密”,比如春晚首席化妆师徐晶。从她在1980年代第一次上春晚之后,徐晶就一直用手中的化妆笔,精确掌控她的妆容——起初,徐晶的名气比她大,撒切尔夫人、老布什访华时,都是徐晶化的妆。但她成名之初标志性的浓眉、大眼、大嘴,徐晶看得满意,她家里的两个男人,总免不了一边看着春晚,一边说,嘴画得太大。

  这两个男人,是她的父亲,还有丈夫。

  每到此时,她都接话反驳:“你们懂什么呀,不懂。”时间一长,倒是开始认真考虑家里两个男人的非专业意见。她不敢对徐晶说,因为在她眼里,徐晶是大腕。一直到1990年代,她才代为表达了这个家庭意见。徐晶嗔怪她怎么不早说,“行,为了让你们家那俩男人心里舒服,给你画小一点儿。”

  她尊敬自己的化妆师,舞台下看不清的他人心计,也让两个女人不得不交流更多的悄悄话——她会偷偷告诉徐晶,今年的春晚想穿什么样的衣服,好让徐晶按这身行头准备合适的装扮。必须悄悄说。之前彩排,穿好演出礼服走完一遍场,隔天再彩排,就被其他演员“山寨”了去。她不好公开表示不满,又不想让这个亏吃得太结实,索性彩排时穿一套春晚那天绝不穿的备用服装。

  后来她成了比徐晶大得多的腕儿。但有人轻慢徐晶,她的“虎妞”劲儿上来了。一场在广州举办的个人音乐会前,她哭平了脸,将音乐会的广告撕得粉碎。伤心的触发点是,广告没有打上化妆师徐晶的名字。徐晶觉得不重要,她不这么认为。要重新印,不然没法开演。

  她爱美,并与那些呵护她完美舞台形象的朋友,保持着亲密的个人交情,无论职位。徐晶说,当年央视有位资深灯光师,每次录她的节目时,总能收到她送来的礼物。这位灯光师也为她设计出了独特的灯光布置,一次在四合院拍摄,她出场时,头发一直逆光,就像仙女一样漂亮。


本网部分文稿源于网络,版权归原创,本站整理发表的目的在于公益传播,分享读者。
如您不愿参与公益共享或认为权益受到侵犯,请与编者联系,我们核实后积极回应诉求并及时删除,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