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600岁生日:春色关不住,花开动京城

2020年,


紫禁城迎来600年,
春暖花开,这里尚未开放,
一切是那么静谧,又生机盎然。


疫情当前,
故宫已闭馆70多天,
4月5日,
人民日报联合故宫博物院,
进行首次直播,
带大家一起“去故宫,云赏春”。


如今梨花风起,
满城春色宫墙柳,
有着600年历史的紫禁城又上新了春色,
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
欣欣然,睁开了眼。


春正好,花正盛,
摆脱往日的肃穆与寂寥,
一起到故宫去赏花!

原来,紫禁城也不是那么无情,
在这一刻,是那样浪漫、温柔。

杏花 · 闲庭

东城渐觉风光好,縠皱波纹迎客棹。
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
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 宋祁《玉楼春·春景》
         

“一段好春藏不住,粉墙斜露杏花梢。”

杏花烟雨江南,
是江南最迷人的风景,
但当600岁的皇城,
遇上杏花,也别有风情,
百里红透,占尽春色,
美在眉眼间,亦可醉入心头。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两岸晓烟杨柳翠,一园春雨杏花红。”

每每读来,口齿留香。
但其实杏花少有红色,
只有再未开之时才有红,
盛开之时,白胜雪,
当白色的杏花,映在红色的宫墙上,
便如一幅画,
穿越百年而来。


玉兰 · 亭立

绰约新妆玉有辉,素娥千队雪成围。
我至姑射有仙子,天谴霓裳试羽衣。
影落空阶初月冷,香生别院晚风微。
玉环飞燕愿想敌,笑比江梅不恨肥。
—— 文征明《玉兰》


“天下三春无正色,人间一味有真香。”

钟粹宫的玉兰,
就像与世隔绝的仙女,
遗世独立,端庄清高,
花苞仿佛由白玉雕琢而成,
盛开时,花瓣展向四方,
净的像树上的睡莲,
贵而不俗,高雅纯洁,
使得庭院青白片片,白光耀眼。


霓裳片片晚妆新,束素亭亭玉殿春。
已向丹霞生浅晕,故将清露作芳尘。
玉兰亭亭玉立,优雅自然,
绽放在春风之中,动人心魄。


梨花 · 别院

闲洒阶边草,轻随箔外风。
黄鹂弄不足,衔入未央宫。
——王维 ·《左掖梨花》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紫禁城重地,万事颇为讲究,
“梨”与“离”同音,
又是白色,不太吉利,
就算这样,
也挡不住人们对她的喜爱。

把她放在不太显眼的地方,
洁白如雪,安静美丽。


冰肌玉骨淡裳衣,如素云盘翠枝。

每到清明时节,
就是赏梨花的好时候,
满树梨花,如云似雪,
在春雨的浸润下,更显水灵。
“砌下梨花一堆雪,明年谁此凭栏杆?”
良辰美景奈何天,
一树梨花一承乾。



海棠 · 春睡

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月窟仙人缝缟袂,秋闺怨女试啼痕。
娇羞默默同谁诉,卷倚西风夜已魂。
——曹雪芹 ·《咏白海棠》


“自今意思和谁说,一片春心付海棠。”
“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

四月的海棠花宛如妆后的少女,
清纯娇嫩又不失可爱,
她姿态潇洒,花开似锦,
又明媚大气,人称“解语花”,
素有“花中神仙”“国艳”之誉,
栽在皇家园林与玉兰、牡丹、桂花相配植,
形成“玉棠富贵”的意境。


幽姿淑态弄春晴,梅借风流柳借轻,
几经夜雨香犹在,染尽胭脂画不成。

海棠似娴静的淑女,
集梅、柳优点于一身而妩媚动人,
难怪唐明皇将沉睡的杨贵妃比作海棠。


楸树花· 默语

殿脊嵌清穹,
楸英媚远天。


楸树,花开满树璀璨似锦,
她是中国最珍贵的树种之一,
居柏木之首,
楸树树干劲挺,花色淡雅,
自古在公园庙宇中广泛种植,
令人赏心悦目。


乾隆花园古华轩前的一株,
最为有名,
她为明嘉靖年间所植,
距今已有400多年,
因楸树花开为紫色,
固有“紫气东来”的寓意。


牡丹 · 国色

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 刘禹锡《赏牡丹》



“千片赤英霞烂烂,百枝绛点灯煌煌。”
“堪称花中为首冠,年年长占断春光。”

牡丹,天生一副雍容华贵的姿态,
端庄优雅,姹紫嫣红中,
美的仪态万千。
皇家宫殿的器宇轩昂,
与她的大气从容相得益彰,
行走在花丛间,
仿佛穿越到紫禁城繁华之时。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教解语应倾国,任是无情也动人。”

一到五月,满园凝翠。
牡丹潜红,春意如许,
国色天香,明媚动人,
她虽然开的晚,却丝毫不逊色,
“百花之王”当之无愧。


故宫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红砖绿瓦,是尊贵的色彩;
中规方正,是庄严的形状,
脚踩千里焦土,手扶百年沧桑,
这里不仅有曾经的盛世与辉煌,
更有历史的沉甸与悲凉。

但是春天一来,
一切都不一样了。
当故宫开满鲜花,当远处飘来花香,
故宫,变成了御花园,
紫禁城内多娇艳,
千花百卉争明媚。


疫情当前,
我们只能“云”赏春色,
待疫情过去,
我们相约,
再一起去故宫看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