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福的正面与侧面

【写在前面】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在国内争议最大的两个人物,一个是方方,一个是高福。这个,应该是没有争议的。

 

对于方方及其日记的争议,还在持续发酵中,本号也在前段时间推送了多篇文章,反响较大。今天不谈方方,只谈高福。

 

本文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高福的正面”,简要梳理他作为中国疾控中心主任,站在疫情防控的正面所面对的舆论风暴;第二部分“高福的侧面”,是本文的重点,详细回顾高福身为木匠的儿子,是如何一步步走上国家疾病防控大舞台的。

 

本文较长,全篇大约6300字。如果您对高福不感兴趣,可略过不看。

 

 

 

第一部分

高福的正面

 

实际上,在疫情发生的初期,对于高福的争议远比方方的争议强烈。作为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身处舆论的风口浪尖,其一言一行,备受关注。

 

01

 

有人说,在疫情发生的早期,高福向国内公众隐瞒了疫情的真实数据,隐瞒了新冠肺炎“人传人”的结论。随着疫情发展越来越严重,高福的一些言论和观点,也引起了广泛质疑。

 

随着湖北、武汉领导班子的调整,网络上对高福的关注再度升温。2月15日网传高福被调查,不过,很快被证实是“乌龙”,相关媒体向公众致歉。

 

有记者就此事及时采访高福,他表示自己正在接待世卫组织专家,研讨、沟通新冠肺炎的防治工作。对于网上出现的种种声音和传言,他几乎不做回应。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我不能到网上去吵架。


他似乎总能从容应对,泰然处之。但2月中旬以后,高福已经较少露面。

 

知名经济学家华生教授的一篇文章,《如果群殴高福是搞错了对象》,又让舆情炸锅。网友们的声音几乎一边倒,纷纷指责华生教授在为高福“洗白”。这篇文章让人觉得高福可能不是在甩锅,而是在背锅。

 

舆情汹涌,华生教授不得不发布《关于不再参与有关高福个人作用与责任问题讨论的说明》。

 

随后,方方日记在海外出版的消息又引爆舆论,对方方的声讨一浪高过一浪,高福倒渐渐被人遗忘了。

 

不曾想,在沉寂了个多月后,高福前两天突然高调现身,正面回应此前对他的质疑

 

02

 

420日深夜,高福在接受中国国际电视台主持人采访时,正式否认他说过新冠肺炎“人不传人”的话

 

主持人你是否说过,(新冠肺炎)没有人传人的现象?

 

高福回答: 


从来没有说过“没有人传人的现象


一问一答,干脆利落。

 

主持人追问:你是在这里正式否认,是吗?

 

高福表情严肃,将他刚才的回答又重复了一遍,而且在不到20秒内用英语连说了四个从来没有

 

 

高福明确而坚定的回应,瞬间点燃整个网络。

 

人们这才发觉,高福又回来了。不仅回来了,还断然否定了外界长时间针对他的各种传言。

 

现在,高福到底有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没人能拿出直接的证据,比如媒体的报道,官方的文件,或者高福关于这句话的视频。

 

在网上检索,疫情初期公开发声人不传人的,除了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王某发武汉疾控中心主任李某,以及湖北方面的相关人士之外,并无他人。

 

所以,人不传人这句话,高福到底有没有说过,现在成了一个悬疑

 

在中国国际电视台的对话里,高福断然否定自己说过那个字,有着自己的理由:

 

在任何情况下,在大家对病毒都不熟悉的情况下,科学家不可能说不存在人传人的现象。而且在当时,虽然大家对武汉发生的病毒还没有深入了解,但已经知道那是一种冠状病毒。

 

高福强调:只要是冠状病毒,都会人传人。对专家来说,这是科学常识。

 

言下之意,身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在那个时候,绝不会傻到高谈人不传人

 

对话里,高福还说了一句意味深长话: 


科学家应该把自己当作一名“侦探”,“证据”是作出任何结论的关键,不能根据“怀疑”来做判断。

 

这句话,高福是针对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但结合这个月的是是非非,更像是对自己遭受种种怀疑的一个回应显得比较强硬。

 

证据,确实是一个最基本的准则不管是搞研究做学问,还是说话办事,都应该讲究证据

 

 

第二部分

高福的侧面

 

 

质疑声浪高起的时候,高福兽医出身,也曾被人诟病

 

公开资料显示,高福本科毕业于山西农业大学畜牧兽医系兽医专业。后来,他前往英国牛津大学攻读生物化学博士,开启科研之路。

 

至于兽医出身,经济学家华生教授撰文认为不仅不高福掌控中国疾控中心的短板,相反,恰恰是他的优势。

 

那么,高福是如何从“兽医”,一步步登上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位的?

 

下面,我们进入本文的第二部分,从侧面来了解一下高福,看看他拥有怎样的传奇人生。

 

03

 

1979年,那是一个科学的春天,也是中国高考正规化的第二年。那年77日,晋北山区应县一位木匠的大儿子,走进了高考考场。

 

高考,对于大多数中国年轻人来说,都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这个十八岁的农村小伙子面对全国统一试卷,既紧张,又兴奋。

 

考化学的时候,他整个人有点懵,大部分题目他都不会做。把会做的和连猜带蒙的都做完了,离考试结束还有很长的时间。他也不敢提前交卷离场,百无聊赖之下,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结果,化学成绩自然不理想,满分一百的试题,他只得了四五十分。

 

还有比这更离奇的。

 

一起高考的同学中,已经有人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了,而他却接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他的高考档案丢了。

 

木匠全家人的心都往下一沉。全家人把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眼看就要破灭了。

 

好在,没过几天又传来消息,说是招生办的人找到了他的档案,发现他的高考总分还不低。但此时各高校的招生名额已满,只有雁北师专物理系还有几个名额,问他是否愿意去。

 

小伙子因为父亲是木匠的缘故,想学建筑,高考志愿填报的是太原理工大学的建筑系。让他去读师专,他心有不甘。

 

而全家人也没了主意。木匠本人只读到小学四年级,大字不识几个;其妻子更是连自己都名字都不认识。

 

焦虑中,还是招生办的人给小伙子出了一个主意。新成立的山西煤炭化工大学报考的人少,名额未满,让他补报这所大学。

 

也只能如此了。

 

考上大学的同学都有已经开学了,小伙子终于盼到了自己的录取通知书,打开一看,他傻眼了!

 

录取他的,是他根本没想到的山西农业大学,专业是:畜牧兽医系兽医学专业。

 

全家人还是很高兴。小伙子也高兴,毕竟比读师专强。他来不及多想,赶紧收拾行囊上大学报到去。

 

山西农业大学虽然是一所普通的高校,却颇有历史渊源。它始建于1907年,前身是“山西首富”孔祥熙创办的私立铭贤学堂。后几经变迁,1951年改私立为公办,成为山西农学院。19797月,也就是小伙子参加高考的时候,它才更名为山西农业大学。

 

当年9月,来自晋北山区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伙子,走进了这所普普通通的大学的校门。

 

04

 

三十多年后,2017年9月,这所大学迎来了110周年校庆,同时还迎来了一位有着六个院士头衔的杰出校友。

 

这六个院士头衔分别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美国微生物科学院院士,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外籍院士,英国爱丁堡皇家学会外籍院士,非洲科学院院士。

 

一人身兼六院士,当世恐怕找不出第二人。其在国内国际科学界地位之崇高,影响力之巨大,可想而知。

 

没错,正如你所料,这位杰出校友,正是当年阴错阳差走进山西农业大学的那位木匠的儿子。当然,这位杰出校友给这所百年高校,带来了无比荣光。

 

没错,正如你所知,这位杰出校友,正是现在正红得发紫、忙得要死的中国疾控中心主任,中国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高福。

 

同时,他还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副主任、党组成员,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国家973项目首席科学家,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入选者。

 

总之,他的任何一个身份,拿出来都足以让人高山仰止。

 

高福的人生,是一部精彩的传奇,而且精彩正在延续。这部传奇,你猜得到开头,却猜不到结尾。

 

05

 

山西农大,只是他传奇的起点;兽医专业,只是他传奇的幕布

 

 

多年以后,在回顾人生时,高福说他在大一下学期的时候,通过和师兄们的交流,就确定了自己的专业兴趣:微生物研究。从此,做一名专业的微生物学者就成了他的人生目标,并为之奋斗至今。

 

上大学前,他是能说会演的文艺宣传队骨干;上大学后,他默默学习,刻苦钻研,直至在毕业晚会上才让同学们见识了他的文艺才华。

 

1980年,家境贫寒的小伙子一个学期的伙食费,算上助学金在内,只有10元钱。但就是这样,他也敢借钱180元买了台收音机,只为了学好英语。

 

从大一下学期起,他就定下目标改考传染病学专业,终于在1983年考上北京农业大学(现中国农业大学),攻读微生物学与动物传染病学方向研究生。

 

1986年,高福获得硕士学位,留校任教,历经助教、讲师。此时的他,还平淡无奇。

 

1991年,30岁的高福到了而立之年,决定到国外闯一闯。先是在英国牛津大学攻读生物化学博士,1994年获得博士学位。之后又在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英国牛津大学、美国哈佛大学哈佛医学院学习或工作。

 

直到2001年,40岁的高福在英国牛津大学找到了一份讲师的工作,后来还做了实验室主任,当上了博士生导师。

 

这十年里,他不是在求学的路上,就是在找工作的路上。一路风尘仆仆,一路奋勇向前,这是中国留学生的缩影。

 

在牛津和哈佛两大世界名校积累了十几年之后,2004年,借着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高福偕妻子和儿女举家回国。从此,他的人生一路开挂。

 

为什么回国?高福的回答很简单:出国需要理由,回国不需要理由。父母需要我,国家也需要我。回国给我提供了更广阔的舞台,如果我不回国,学术发展肯定没现在好。

 

他先是进入中国科学院微生物所,担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2008年成为该所所长。

 

2011年5月,担任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

 

2013年,52岁的高福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成为当时最年轻的院士之一。

 

2014年,当选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同年当选美国微生物科学院院士。

 

2015年,担任中国科学院大学医学院院长。

 

2017年,高福的人生和事业达到巅峰,成为中国疾控中心主任。

 

 

当年81日下午,中国疾控中心召开处级以上干部会议,国家卫计委(现在的国家卫健委)党组任命高福为该中心主任。任命宣布后,高福表示要“撸起袖子干疾控,甩开膀子搞应急,顶天立地做科研,铺下身子抓教育”,主动顺应时代潮流发展和疾控形势新变化。

 

当年923日,作为山西农业大学最为光彩的杰出校友,高福回母校参加了110周年校庆。在校庆典礼上,他脱稿进行了激情四射的演讲,据该校学报报道,这是该校史上最受好评的即席演讲

 

距此不到一年前,2016128日,高福也回了一趟母校。在母校实验大楼报告厅,他为600余名师生作了一场题为《诚实守信勇于担当,做一个负责任的人》的精彩报告。

 

据该校学报报道,高福丰富的人生经历,饱含哲理的真诚话语,风趣幽默、亲切生动的演讲方式,引起了在场师生的广泛共鸣,激发了师生对人生、对工作、对学习的再思考,获得了师生们阵阵热烈的掌声。

 

06

 

当然,作为杰出的科学家,高福的传奇,并不仅仅体现在他的身份和职位上。

 

他的专业学术水平,仅就发表论文而言,也是登峰造极。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官网显示,高福在包括Nature, Science, Cell, Lancet,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SCI国际刊物上发表论文490余篇。

 

这些英文名称的杂志,我们普通人可能都不认识,却是全球科学界公认的五大顶级学术刊物

 

SCI,是国际公认的进行科学统计与科学评价的主要检索工具,其中以SCI最为重要。全球的科学家,有多少人一生都梦想在SCI国际刊物上发表一篇论文,但穷其一生都不一定能实现。

 

高福19611115日出生,满打满算还不到60岁,却已经在SCI国际刊物上发表了490余篇。就算他24大学毕业就开始SCI国际刊物上发表论文,平均每年15左右。

 

这是一个传奇的数字。这是什么概念呢

 

我们看看德高望重的医学泰斗钟南山院士在这方面的成就。

 

据广州日报报道,截至2018年,钟南山院士SCI国际刊物发表论文200篇过些。钟南山院士1960大学毕业,今年84岁,每年发表论文也才在4左右

 

此处对比,并不是说钟南山院士学术水平不如高福,只是想说明高福有多么传奇。

 

还有比这更传奇的。

 

07

 

今年124日,题为《2019年中国肺炎患者的新型冠状病毒》的论文在权威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发表。

 

这篇论文是由中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湖北省疾控中心、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等多单位共同完成,现在仍显示在NEJM官网首页。作者署名中,领衔的正是高福,英文名:George Fu Gao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英文名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即上文提到的全球科学界公认的五大顶级学术刊物之一。

 

今年129日,他们又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了一篇,题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的论文,这一次领衔的是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高福是作者之一。

 

按照惯例,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论文,从提交到正式发布,至少需要两周时间该刊总编辑、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免疫与感染性疾病系主任埃里克·鲁宾(Eric Rubin)透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这篇论文从提交到发表仅用了两天时间

 

然而,正是这两篇传奇的论文,掀起了轩然大波,让高福开始受到很多质疑(本文开头已经提到)。

 

08

 

我们相信,高福还将继续演绎他的传奇,不管是在学术上,还是在人生上。

 

但比他更传奇的,是他的家庭。我们也许不羡慕高福人生的传奇,但一定羡慕高福家庭的传奇。

 

这是一张2016年高福全家的照片—— 

 

 

照片上全家27口人,其中有1个院士、9个博士、2个硕士、2个本科生。

 

这就是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个晋北山区应县的一个普通木匠的家庭。现在,这个家庭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传奇家庭,在朔州乃至整个山西家喻户晓。

 

照片正中坐着的那位老人,就是那位神奇的木匠,姓名高存喜,他正是高福的父亲。

 

高福是这个家里走出的第一位博士,也是目前唯一的一位院士,还是博士生导师。

 

高福是高存喜的长子,一共兄弟姐妹6人,两女四男,其中高福、高山、高峰是三位博士。高山是牛津大学博士生,目前是苏州大学的一名教授;高峰是高存喜最小的儿子,是四川大学的副教授,也是博士学位。

 

高福的妻子和高峰的妻子,也都是博士。

 

他们这一代很优秀,没想到他们的孩子更优秀。

 

高福的儿子高宁达,是英国剑桥大学的博士生。高福的二弟高禄和三弟高山的孩子中,有1个博士,2个硕士。高福的姐姐高平的儿子韩鹏程,是美国埃默里大学的一名博士后,他的妻子王奇慧与高福在同一个单位,是一名中科院博士生,目前在做微生物学研究。

 

高存喜自己是个只读了四年书的木匠,却培养出了一门九博士,老人家自然幸福无比。他说:“每个孩子都很优秀,高福现在靠前,但将来说不定还会有更优秀的。

 

但老人家还有心愿,他指着全家福照片中的第三代那排人,常常对人说:“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家中再出些新的院士。

 

但是,高福的母亲是看不到这个家里再出院士了。

 

2018年4月,高存喜的老伴、高福的母亲杨桂莲,因病离开了这个大家庭。

 

1942年,杨桂莲出生在应县杏寨乡辛坊村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在兵荒马乱的年代,自幼便失去了父亲。

 

1957年,杨桂莲遇到了命运同样坎坷的高存喜。高存喜自出生后就没见过自己的父亲。相似的境遇把两个坚强的人紧紧地绑在了一块,相守了60多年。

 

高福的姐姐高平说:母亲常说一句话,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勉励我们要坚韧、勤奋。

 

之外,母亲留给他们还有一样法宝善良。高平说不论做什么事,善良是前提。我们这一家博士就是因为牢记母亲的向善教诲,路才越走越宽。

 

高福是目前为止,这个家庭的最大骄傲,也是最大的榜样。

 

在母亲的葬礼上,高福发现母亲的棺材上有个楔子掉了,凹凸不平。高福就自己折腾了一个下午,弄好后才放下心来。

 

高存喜老人常常对孩子们说:“故乡是割不断的根。在外的孩子走得再远,事业再辉煌,也不能丢了这份乡情。

 

传奇的高福,应该没有忘记他父母的教诲。

 

其实,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部传奇,只不过有的精彩,有的平淡;有的高潮迭起,有的波澜不兴;有的是喜剧,有的是悲剧,更多的是悲喜交加。

 

但不管是哪一种,当大幕落下,灯光熄灭,所有的传奇都会到达终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