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的风骨——追忆巴拉吉尼玛先生

    不知道为什么,巴拉吉尼玛先生一直以一位骑士的形象矗立在我心中,像一棵挺拔的大树一样根深叶茂,不可动摇!描摹蒙古民族勇士或先驱,我常以“骑手”冠之,包括圣主成吉思汗,我习惯尊称“伟大的骑手”。而每每想到巴先生,脑海里却总是闪出“骑士”一词。高贵,冒险,勇毅,担当,这是源自十一世纪风靡欧洲的骑士风范。

    十三世纪,成吉思汗来了,狂飚突进,此叱咤风云,以另一种坐姿在马背上驰骋,令世界刮目。巴拉吉尼玛先生兼有骑士与骑手的双重特质:优雅而富有斗志。真正的斗士,并非只是尚武,勇于直面风雨是矣。负重前行,腰杆笔直;目光锐利,心肠柔软;布衣平生,一身傲骨,这是一个矛盾而和谐的结合体。我们为这样的时代拥有这样一位坚定的民族文化斗士,深感骄傲!

    认识巴拉吉尼玛老师,是在三十五年前。秋日的傍晚,北京,同胞诗人查干新居。晚宴在欢笑声中展开,巴老师、继霞老师伉俪端坐中央,查干、吕洁、哈萨,我们团团围坐。那个年代,酒与友情是餐桌上的珍品,亦是迎迓挚友造访时的必备。如今的聚首则有些不同了,多是“应酬”,酒乃“试剂”,在验你的真与不真,当然,人也是要充当“试剂”的,验酒的真与不真。那一天,大地在脚下有点儿不稳,或许是人多少有点儿酩酊。管它呢,我们同乘89次绿皮火车返呼,摩肩接踵,红光满面,羞却一路晚霞……89一90次列车,乃当时往来于呼京之间一道亮丽的交通风景,乘坐这趟火车无异于专享到了某种特权。车厢内,我们余兴未消,以啤酒补之。彼时,巴老师年届天命,我正值弱冠,一个年富力强,一个青春茂盛,酒场上都能呼风唤雨,又有相识恨晚的扼腕,于是,每每频频举杯,个个当仁不让。同行且同饮的还有一位同为内蒙古日报社的编辑纳松老先生,他也一见如故,雪白的短发覆盖着一张童贞无比的笑脸,一样的热血贲张,一样的豪情万丈! 巴老师手执香肠,不动,酷似港台歌星攥着话筒。他目向远方,慷慨陈词,像发言,更像自言,疾风拂动他头顶疏密有致的银丝,也拂动他脸上从心底溢出的道道笑纹,其风度绅士致极,傲慢致极,潇洒致极。车外,一窗窗风景掠过快闪,一会儿田野,一会儿果林,一会儿隧道,一会儿小镇,画面,宛如电影《卡桑德拉大桥》抑或某欧美枪战大片,壮观也致极!回到呼市,久不谋面,却时见先生发在内蒙古日报上的大块文章,日隔不久,居然又有一篇写身边人物徐诚的长篇通讯整版刊发在光明日报头版上,令人叹喟!终于有一次,白马奔驰的内蒙古博物馆下三角公园的三岔路口,与巴张夫妇二人狭路相逢。巴先生愈加硬朗,一身体育盛装,汗透脊背。问何干?“打网球!我把网球当做某贪腐败类的脑袋,每天削它三几个小时!”“此打法好,既可强身健体,又一次次不动声色消灭敌人。如换做真实败类头颅那还得了,击不得几下,他玩完了,咱们恐怕也玩不下去了……”三人当街大笑,头顶上的败叶簌簌震落。

    真实感受巴拉吉尼玛老师的魅力,是在其退休之后。这个不知疲倦的人,自觉担负起搜集整理成吉思汗文化史料这一千钧重任。长路迢迢,长夜漫漫。二十年如一日,巴老师、张老师二人的足迹遍及世界。一代天骄马蹄叩响的地方,他们一一造访;成吉思汗声名波及的土地,他们逐一拷问。六十个国家,一万多部著作。

    他成为当今世界收集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史料最执著、最用力、最有心、最高效、最成功的历史文化学者。一生笔耕著作等身,千年风云尽收眼底。八百年来,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像他这样广泛而又繁密地汇集祖先的精神遗产。这不仅仅是他个人的功德,他的积累与奉献是蒙古民族乃至世界的宝贵财富!作为职业记者,巴拉吉尼玛老师一生写下了大量有价值的新闻作品。

    值得一提的是,他是继萧乾之后第二位蒙古族“战地记者”。那一年仲夏,自卫反击战炮声轰响,他受中国记协委派,在枪林弹雨中,在猫耳洞坑里,膝上铺展开来一沓沓稿纸,蘸着汗渍血浆和颤抖的空气奋笔疾书,写下了一篇篇裹着硝烟携着雷电的战地好消息。这是一位执拗得一条道跑到黑的的人。写完《蒙古族科学家明安图》这本书,他和夫人又奔波辗转,乘势而上,历尽艰辛困苦,终于让伟大的蒙古族科学家“上星”,使明安图这个寂寞了多少年的名字成为第一位蒙古族被联合国天文台命名的“小行星”。而今日此时此刻,相信巴老师早已与同胞知音明安图在天国邂逅相逢有时了!

    巴先生的脚步是不会停顿的。成吉思汗文献博物馆正式移交锡林郭勒之后,他又开始绘制马可·波罗文献博物馆的蓝图,基础工作已十分扎实,其构想、规模与愿景令人振奋!这将是国家战略“一带一路”建设的点睛之笔,不可小觑。关于巴拉吉尼玛老师的业绩,无须赘言。只是感叹,如此旺盛的生命状态,怎么就一夜之间静谧远行了呢?这不像是他的风格啊。常忆起他那不紧不慢的样子。挺拔的身姿,稳健的步伐,坚毅的表情,清澈的目光,天然的笑意,雷打不动的持重,还有饮酒碰杯时,他那独有的姿态与低沉有力的语音,犹在耳畔,如在眼前……一个场合上我说过,巴拉吉尼玛老师是一百岁的年轮,九十九岁的智慧,八十岁的年龄,七十岁的老辣,六十岁的岗位,五十岁的心跳,三十岁的身材,二十岁的向往……

他补充道:十五岁的纯真!

    这位有着极强民族自尊心的骑士,以其单纯的向往,稚童一样执著前行,百折不挠,励精图治,大器晚成。他代表着的是一个时代的文化风骨,何止是风度!民族文化的强者,草原文化的使者,时代文化的传承者,民族精神的守望者。巴拉吉尼玛先生留给世界一个清晰的背影,倒剪双臂,兀自走了。

    像完成了一项壮举,成就了一番大事之后一样释然,轻松,惬意,了无牵挂。他以其钢铁的脊梁肩负起民族文脉传卜承的大任,大展鸿图之后,行囊斜挎,慨然西行,向圣主禀报八百年烽烟之后的所有风云际会。他挺拔的身姿如同一杆不屈的苏鲁锭,飘扬着一个民族的自信,傲然屹立在牧人的心中!巴拉吉尼玛先生走了,我们宁愿相信这是他的又一次出征。因为疫情困扰,没能送别先生,心有隐隐不安。但没了这个仪式,反倒觉得人还在,并未走远,随时都可能回来。

    巴老,您的精神和音容,就是我心中的那棵大树,风吹不倒,雪压不垮,什么都无法摇撼!生活中那个沉稳大气、遇事不慌、静水流深、饶有兴致的人悄然离席,让人们承受着不一样的苦痛。天南地北的朋友们又都聚在了一起,酒桌上,将长时间空留一个座位,虚待那位刚柔相济的人在我们共同的记忆中轻轻走来,缓缓落座,频频举杯,娓娓道来……

(作者:阿古拉泰)

—————————

责编:成才

编审:郑能量

编发:新媒体头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