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名利禄真累人,看看莫言多心苦

九年前,瑞典文学院的一纸奖状,彻底改变了莫言后半生的命运。

过去他沉默寡言,别人也不和他言语多少。

如今莫言所到之处,闪光灯晃得睁不开眼,咔嚓的快门声让人心烦意乱。

有的公众号里,并不出自他手的《莫言语录》,时不时会爆棚满满,动不动一篇莫言语录就会出现阅读量10万+,看着那些山寨版莫言语录,莫言苦笑着说,绝对比他的水平高几十个台阶……

穿什么衣服,讲什么话,都是新闻。不同的是,过去他多出现在“文化版”、“读书版”,而如今,他常常被赤果果地堆上“娱乐版”。

在国外,他被打上“中国的马尔克斯”、“中国的福克纳”这样的标签。在国内,他和他的作家朋友们有了明显区分——他是诺奖作家,其他人是茅奖作家。这一字之差几乎意味着,别人是作家,而他,是文豪。

他自己并不接受“文豪”、“大师”这样粗暴的溢美之词,他说“忘掉所有的奖项是所有作家最高的选择。”但国人并不答应。就凭他以正宗中国国民身份“破了诺奖,证明了中国文人还行”!这一点,就必须名垂青史!

他成了一个符号。不过,在群山之巅的他,却十分苦闷。

1.jpg

苦,如今媒体更喜欢选用这个字来形容他的表情。(新京报记者彭子洋摄)

莫言先生原本不太茂密的头发越来越少了、也越来越凌乱了。

2.jpg

他人缘极好。他的茅奖作家朋友们还是一如既往地“捧他”。毕飞宇说他的文学造诣远甩村上春树几条街;已经“一幅字10万”的贾平凹亲自为潍坊学院“莫言研究中心”题写牌匾……

但这些并不能给他带来丝毫的慰藉。当他们一起出现时,毕飞宇出于客气的“承让”,李敬泽出于善意的“躲闪”,都让他感到“高处不胜寒”。

3.jpg

面对迷弟迷妹的包夹,他的朋友李敬泽善意地躲开,嘴角那一撇笑意令人玩味。

他那与生俱来的幽默感也在衰退。甚至连那些平时展现超高情商的自我调侃,似乎也变了味道。

4.jpg

一场万众期待的诺奖级对话,内容确实谈不上精彩。

回到文学本身,所有人都在等待他获奖后的第一部新作,却迟迟等不来。

他“比任何人都期盼中国第二个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出现”。因为这个人出现之后热点和焦点都集中在Ta身上,而他,就可以从闪光灯中解脱出来,集中精力写小说了。

获奖后的5年内他基本没写东西,主要是在世界各地演讲。“因为各种各样的活动太多,有些无法推卸,有些不好拒绝。十个邀请中只选一个接受。也每个月都马不停蹄忙不过来。”

有较真的记者做了一份统计:2016年10月11日,是莫言获得诺奖1500天的日子。仅就“网络上能搜索到的内容”,莫言在这1500天中,来到过世界上至少34个不同的城市,进行过18次讲座、13次对谈,参加过26次会议,其中作为主持人的会议有7次。平均下来,他每一个多月要至少远行一次,每三个月要进行一次讲座和参加一次会议,每四个月要进行一次对谈。

江山能折腰,功名真累人。

莫言心里苦,心里苦莫言。那个可爱、平和、憨厚、幽默的管谟业,何时君再见?

5.jpg

他这样发自内心的笑容越来越少了。

6.jpg

这样萌萌哒的摆拍再也难见了。

7.jpg

更不用说这样不顾形象“啃香肠了”。

8.jpg

而这样的素材越来越多,说真话,这座石雕很传神。

像这张照片,注定是永恒的经典。


——————

责编;成才

编审:郑能量

编发:地球村民网

提示:版权归原创公益传播欢迎转发

本网部分文稿源于网络,版权归原创,本站整理发表的目的在于公益传播,分享读者。
如您不愿参与公益共享或认为权益受到侵犯,请与编者联系,我们核实后积极回应诉求并及时删除,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