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放弃了政治抗争?

记者于泽远 特稿
    2013年8月23日电:那个曾经立场鲜明、风度翩翩、滔滔雄辩的高官薄熙来给人印象太深了,以至不少人期待他将在法庭上舌战群小,捍卫重庆模式,甚至痛斥政治迫害。但薄熙来没有。
    薄熙来不谈政治了。在昨天那场举世瞩目的审判中,他表情木然,言语谨慎,高大的身材在两名身材更高大的警察之间显得有些矮小。整体上看,薄熙来还是配合庭审的过程,表现与中共前政治局委员陈希同、陈良宇过堂时并无太多差异,完全没有了中共前政治局委员江青、前政治局常委张春桥1980年对抗法庭的勇气。
    那个曾经立场鲜明、风度翩翩、滔滔雄辩的高官薄熙来给人印象太深,以至不少人期待他将在法庭上舌战群小,捍卫重庆模式,甚至痛斥政治迫害。但薄熙来没有。他微驼的脊背印证了衰老,游移的目光显示出紧张。虽然他与控方就受贿细节进行争辩,痛斥曾经的朋友、如今的证人唐肖林“像疯狗一样乱咬”,甚至指责自己的夫人薄谷开来的证言“滑稽可笑”,但主要是从法律角度为自己进行辩护,并未提到外界看重的左右政治斗争。
    薄熙来放弃政治抗争可能会让他的拥趸们失望。在薄熙来主政重庆期间,他以唱红打黑、建设“五个重庆”、均分蛋糕为施政理念,为众多对社会治安、政治腐败、贫富分化不满的民众画出了一张充饥的大饼,加上他中国政坛罕见的个性魅力,民望之高一时无双。直到昨天他走上被告席,为他鸣冤叫屈的民众仍不在少数,甚至还有人不远千里从重庆到济南去声援这位“重庆人心中的好书记”。
    在薄熙来拥趸们的心中,薄书记当然是被冤的。他们倾向于认为这是一场政治路线斗争,是官方对“毛主席的好学生”薄熙来的政治迫害。正如被视为新左派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韩德强所说:“老百姓都是支持薄熙来的,用司法手段审判薄熙来不可能会平息公众的不满。”
    “薄粉”们希望看到薄熙来在法庭上展示出不向政治迫害低头的凛然大义。33年前,中共开国领袖毛泽东的夫人兼学生江青曾经在法庭上展现过政治斗争的勇气。
    1980年11月,中共公开审理“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演员出身的江青大闹法庭,江青的战友张春桥则在10次出庭中始终一言不发,甚至连眼睛都懒得睁开,以此表达对法庭的蔑视。在被从北京秦城监狱押到正义路法庭候审区居住后,江青提出要在房间的床头挂一幅毛泽东像,遭到拒绝,她随后坚持在桌上放一套《毛泽东选集》,以表心迹。在法庭上,江青坚定否认了官方对自己的所有指控。她时而以“听不清”和冷笑表示不配合,时而高声打断法官的诘问,还当场作诗一首讽刺当权者。
    当特别法庭向江青宣读对她的起诉书后,江青痛斥起诉书“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歪曲篡改历史,隐瞒捏造事实”,“你们说了我那么多罪名,没有一件能站得住脚”。她还警告当权者“不要高兴得太早了,中国是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毛泽东思想熏陶的,人民是经过锻炼的,你们这些修正主义分子,人民将来是不会放过的”。
    尽管当时文革刚刚结束几年,很多人对毛泽东甚至对文革仍怀有深厚感情,江青在法庭上勇斗“修正主义分子”的“壮举”通过电视转播传遍了千家万户,相信不少文革的拥趸一定暗暗为她加油。但江青指望民众奋起推翻“修正主义分子”,为她平反昭雪,则是痴人说梦。因为,喜欢弄权出风头的江青可能并不清楚,她丈夫毛泽东发动、自己推动的文革究竟给中国带来了多大的伤害,而她所批判的“修正主义分子”已经以改革开放的新政策顺应了时代的发展。
    薄熙来没有当年江青的勇气,世事变幻。在位时经常将“毛主席的话”挂在嘴边的薄熙来昨天也走上了法庭,但他不再有江青当年的勇气。这倒不是因为薄熙来缺乏政治魄力,而是时代变了。如今的高官与当年最大的区别就是经济上、作风上不干净。在官场这个大酱缸里长期浸淫,任谁都很难没有受贿、贪污、滥用职权以及乱搞女人的把柄。薄熙来不是超人,更不是圣人,何况他还兼有包庇妻子谷开来杀人的明确证据,心腹王立军的叛国证据。官方一旦决心调查薄熙来,根本用不着以“莫须有”的罪名对他进行审判。这一点,官方和薄熙来本人都心知肚明。
轮值主编:
本网部分文稿源于网络,版权归原创,本站整理发表的目的在于公益传播,分享读者。
如您不愿参与公益共享或认为权益受到侵犯,请与编者联系,我们核实后积极回应诉求并及时删除,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