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高柏山上

  黄帝墓冢高柏山,人杰地灵藏资源

  青山碧水留红仙,七彩斑斓成画卷

  治壑育苗种佳果,勤劳致富走在前

  文化久远出奇彩,五湖四海嘉宾来

  频出栋梁写传奇,世代传承声名远

  

  100万年前,前、中、后三皇时代的部落中心是燧人氏的东迁一支华胥部落,陕西蓝田人居住于华山之周,建立起强大的母系氏族部落;三皇时代又分为前三皇,中三皇和后三皇。前三皇的前天皇、前地皇、前人皇之事太过久古,杳杳冥冥,所谓“事有不可尽究,物有不可臆言”,无法考证;中三皇的中天皇是盘古开天辟地后第一代天下君主,兄弟十三人,其中一人发明了数字,继而又发明了天干、地支,中地皇世代传世数万年后是中人皇,中人皇出生于刑马山,今甘肃天水秦岭山脉,分治九州;中人皇氏陆续传位提挺氏,通姓氏,至有巢氏;后三皇的三皇之首后天皇,河南商丘人燧人氏(华胥氏年轻时的情人),发明钻木取火,安寝于老家商丘古城西南3里处的燧皇陵;后地皇,陕西宝鸡人神农氏炎帝,农业和医药的发明者,辨药尝百草,教人耕田播种,最终安寝在湖南省株洲市炎陵县城西19公里处的鹿原陂的炎帝陵;后人皇,是英俊和智慧的化身,人头蛇身美男子,创新达人伏羲氏,其根据燧人氏造设的两幅星图历法《河图洛书》,在洪洞卦地村大槐树下以景画卦,创太极八卦图。

   8000年前的太古时期,母系氏族燧人氏东迁的一个支脉陕西蓝田华胥氏,蛇身人面美女“人祖母”喜得贵子伏羲(与河南商丘燧人氏走婚所生),千金女娲(华胥氏走婚所生,人称“大地之母”,抗洪救灾,补天造人,安寝于河南周口西华县娲皇陵),兄妹二人出生在羲皇故里甘肃天水,并结婚繁衍人类,;6800年前,父系氏族的鼻祖河南新郑无怀氏生下有熊氏少典,娶了母系氏族河南洛阳嵩县平峰山龙马谷堆有蟜氏的姐妹俩(蓝田华胥氏重孙女),长妃女登生炎帝(牛首人身,长相丑陋,脾气暴躁),次妃附宝美女生黄帝于河南新郑轩辕之丘,祭祀黄帝的活动记载从春秋时期就开始有了。

  从远古圣贤部落首领的文化追随和婚嫁角度去探知,三皇之中的后天皇燧人氏的父亲有巢氏,巢居文明的开创者,本出生在湖南衡阳,居住在安徽巢湖,后又迁徙在山西吕梁山一带,追随黄土高原的甘肃天水秦安县大地湾文化,一个可追溯4600年到6万年前的无缺环断代的黄土高原文明之地;有巢氏的儿子燧人氏从安徽商丘,追随母系社会华胥氏的陕西蓝田文化,在甘肃天水生下了人文初祖伏羲;河南新郑的伏羲15世之一的有怀氏传位给儿子有熊氏少典,河南新郑的少典明媒正娶了出生在河南洛阳嵩县平峰山的有蟜氏,甘肃天水美女是女娲氏的一支部落。文明发展是8300年前的母系氏族,原始共产社会的一种社会形体,到4800-8000年间甘肃天水秦安大地湾文化,5000-7000年间的三门峡仰绍村,6500年前的西山半坡文华等考古及传说记载。

  五帝是主管四方、四时和五行之神。中央轩辕黄帝居中(伏羲女娲第11世儿子),以姬水建功立业,具土德;青帝太昊居东方(黄帝父辈),具木德,主春;炎帝居南方(黄帝隔山弟弟),以姜水建功立业,具火德,主夏;白帝少昊居西方(黄帝儿子),具金德,主秋;北方玄帝颛顼居北方(黄帝孙子),具水德,主冬。八人共称三皇五帝。

  

  《史记》,记载了上至上古传说中的黄帝时代,下至汉武帝太初四年间共3000多年的历史。经过数千年的传送,黄帝成为了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成为了中华民族的一位拥有无穷力量的开拓者,成为了凝聚民族力量的符号。

  人文始祖轩辕黄帝梦寐以求地希望能够复兴”老魏家”他舅舅家华胥古国的辉煌,“其国无帅长,自然而已;其民无嗜好,自然而已,不知乐生,不知恶死,故无夭殇;不知亲己,不知疏物,故无爱憎;不知背逆,不知向顺,故无利害不远”。黄帝不远1600里,从河南新郑,到达一个本土原始道家思想统治下的原始共产主义部落,黄土高原。

  “山之名,以人著,山无名人,山不名矣”。最早“著”华山之名的“名”人,是初祖母华胥氏。《史记.五帝本纪》中记载:“黄帝崩,葬桥山”,但是并没有交代桥山的位置。桥山也并非长相像桥而称为桥山,而是黄帝的老魏家,以天赐之虫蜜蜂作为图腾的有蟜氏,以老魏家姓氏蟜字的象形及通音桥而著。

  根据史料记载,祭祀黄帝的历史可以上溯到遥远的“虞夏”时代。到了秦始皇统一六国,则沿袭了之前对黄帝的祭祀活动。据《黄陵县志》记载,轩辕庙始建于汉代。汉高祖刘邦在桥山西麓建起“轩辕庙,其后汉武帝亲自祭祀黄帝陵,这是正史中第一次记载黄帝陵。《册府元龟》记载,轩辕庙经过魏晋南北朝的战乱,至唐时已基本湮灭无存。唐代宗重新于黄帝陵唐代宗时重新于黄帝陵建轩辕庙,遂成后代历朝祭祀黄帝的场所。宋太祖赵匡胤因旧有黄帝庙地势狭隘,不便于尊崇,遂将黄帝庙由原来的桥山西麓迁至桥山东麓。书中也无记载桥山原本的具体方位。

  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轩辕黄帝的陵寝究竟在那里,历代就有争议。宋代以来,以陕西黄陵县的桥山黄帝陵为祭祀点,建国后,国务院公布其为全国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以黄陵县桥山黄帝陵为轩辕黄帝陵寝确切地点,有许多难以解释的疑点,今人对桥山黄帝陵的准确位置作了学术性探讨。《史记·五帝本纪》载:“黄帝崩,葬桥山”。这是关于黄帝陵位置的最早记载。那么,桥山在什么地方呢?历代众说纷纭。《魏·土地记》载:“下洛(今河北涿鹿)城东南四十里有桥山,山下有温泉,泉上有祭堂,雕檐华宇……”《史记·唐张守节(正义)》载:“《括地志》日,黄帝陵,宁州罗川县东八十里子午山”。元封元年(前110),武帝亲率18万大军,出巡北方,旌旗千里,威震匈奴,南返时祀黄帝于桥山。司马迁亲历了这次出巡和祭祀活动,因此,他的记叙确信无疑。《汉书》对武帝出巡有如下记载:“汉武行自云阳,北历上郡、西河、五原、出长城,北登单于台,至朔方、临北河……还祀黄帝于桥山,乃归甘泉。”《汉书·地理志》载:“桥山在上郡阳周县,山上有黄帝冢也”。由此可见,桥山在上郡阳周县境内。除上述记载外,《水经注·卷三》载:“奢延水(今无定河)……又东,走马水注之。水出西南长城北,阳周故城南桥山。昔(秦)二世赐蒙恬死于此。王莽更名上陵畤,山有黄帝冢故也。帝崩,惟弓剑存焉,故世称黄帝仙矣”。走马水,即今无定河支流淮宁河,源头即在今子长县石家湾乡高柏山,横穿今子长县涧峪岔、南沟岔乡,东流注入无定河。
   子长,古称阳周,元至安定,上古时期,黄土高原曾是黄帝长期繁衍生息的地方,至今留有大量的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遗存。

  据出土文物考证和实地观察,桥山即今高柏山,位于子长县石家湾乡境内,是大理河与淮宁河的分水岭,其山南北长而东西狭,南起石嘴,北至曹家坬,纵贯十余里,主峰高耸,形势巍峨。其山势符合《尔雅》“山锐而高日桥也”之说。在高柏山周围的王家河、新窑上、石家湾、井武塌、曹家坬、中坬、阳台、周家崄等村庄出土过大量新石器时期和商、周、秦、汉的陶器。曹家坬村的城墙梁山发现了古城墙,此即兴盛一时的古阳周城遗址。其上平坦的教盆圪塔,据说为当年的练兵场。在周家墕西面的山原上,残存着宽14米、长百余米的古车道,至今仍可看出当初堑山湮谷遗痕。古车道呈东南至西北走向,道旁残留9米多高的一烽火台遗址,登台远望恰与东面墩儿山烽火台、东北面大墩梁烽火台成犄角之势,而阳周城则为交汇点。车道附近还出土了秦、汉时期的铜箭簇、铜车马饰和陶器等。除上述外,许多地方志也对高柏山的方位有详细记载。《关中圣迹图志》载:“桥山,在安定县北八十里,一名高柏山”。清道光《安定县志》载:“高柏山,按新〔府志〕在县北八十里,即桥山,山有古柏,故名”。嘉庆《延安府志·卷九》载:“高柏山,(安定)县城北八十里,山有古柏,故名。此地即秦二世赐蒙恬死处”。《汉书·地理志》载:“上郡阳周县,桥山在南,有黄帝冢”。这和《史记·宋裴骃(集解)》所称:“(皇览)日:黄帝冢在上郡桥山”,及《史记·唐司马贞(索隐)》载:“(地理志),桥山在上郡阳周县,山有黄帝冢也”的记述是吻合的。因此,高柏山即桥山,是黄帝陵寝所在地。有关此地的古柏,《安定县志》也有记载:“古柏森然,郁郁葱葱”;“柏,高柏山最多,人多砍

  伐,今亦寥寥”。今之山虽无柏树,但时而有柏槎枯根发现。

  为什么确凿无误的桥山黄帝陵,会被以讹传讹地移置于黄陵县之桥山上呢?《史记·唐张守节(正义)》日:“《括地志》黄帝陵,宁州罗川县东八十里子午山”。这大概是能与黄陵有点联系的唯一最早文献记载。《辞海·地理分册(历史地理)》介绍:“宁州,西魏废帝三年(554)改幽州,署治所在安定(今宁县),隋辖境当今甘肃宁县、正宁及陕西彬县、旬邑、长武、永寿等地,唐以后辖境南部缩小,大体上不出今甘肃境,一九一三年降为宁县”。据此,宁州不辖黄陵桥山,是无可辩驳的。《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载:“阳周县,秦置,后汉废,故城在今安定县北”。《史记·蒙恬列传》“胡亥囚恬于阳周,即此”。黄陵桥山在秦时亦非上郡辖地,又与阳周远隔五六百里。罗川县是否在黄陵境内,今富县葫芦河支流川子河,原名罗水,即以源头(距黄陵县境最近)距黄陵桥山直线距离也达84公里,显然罗川县不在黄陵境内,而张守节(正义)记载也是有误的。黄帝庙所藏清乾隆二十六年(1761)十一月《重修轩辕庙碑记》载:“黄帝庙创自汉代,唐大历中置城北桥山西麓,宋开宝间移今址”。碑文丝毫未提及黄帝陵。庙内现存宋太祖开宝年间所立的石碑,是该庙所存最早的,对黄帝陵也只言未提。至于黄陵古柏,据物候、植物和气象部门的专家考证,树龄最大者也不过一千多年。庙内北宋嘉祐六年(1061)立碑载:“宋开宝中,呈旨指挥差人裁种松柏树大小一千四百一十五根,并差寇守文、王文政、杨迈等三户巡守”。这与所考树龄基本相符。从中可以看出,五代以前,黄陵桥山定无黄帝陵可言。

  那么,宋朝初期于黄陵桥山设陵并庙又是为什么呢?其中的原委不外乎这些:其一,据《旧唐书·党项羌传》载,党项羌族经唐王朝首肯,移部众内徙于甘肃东部、宁夏及陕北一带,其中以居住于夏州(今陕西靖边一带)的“平夏部”最为强大。据《宋史·卷四八五·夏国传·上》记载:唐末农民大起义时,平夏部首领拓拔思恭曾帮助唐王朝镇压农民起义,被唐王朝赐李姓、晋爵夏国公并权知定难军节度使,治所设夏州。从此,党项族据银、夏、绥、宥、静等五州(今陕北、内蒙古河套、宁夏东部一带)。其二,五代时期,中原藩镇割据,党项族乘机南移。后唐明宗时,曾与党项发生过战事。宋王朝建立后,迫于安定桥山地处边境,于是在靠近关中的中部县建起轩辕庙,并拥土为陵。公元1038年,西夏国主元昊自称皇帝,国号“大夏”,定都兴庆府(今宁夏银川),公开与宋王朝分庭抗礼,自此以后,陕北、陇东一带便成为宋与西夏争夺的战地。因此,官僚阶级自然不会到战马奔驰、烽火连天、尸横遍野的安定桥山祭祀黄帝陵。自此,官方对安定桥山黄帝陵冷落,真正的黄帝陵寝成了被人们遗忘的“圣迹”。  

  “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走向何方?中国到了今天,我无时无刻不提醒自己,要有这样一种历史感。… 中国有坚定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其本质就是建立在5000多年文明传承基础上的文化自信”—习近平总书记2015年11月3日在第二届“读懂中国”国际会议期间会见外方代表的讲话节选。

  新时期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态度,不能满足于对喝老酒、唱老歌儿、住老屋等的吃穿住行的宣传上,要作为文化传承和行业发展的推动着,非遗要把传统的手工艺和文学艺术进行再加工再创造,挖掘更加符合时代意义的精神标识和时代价值。非遗的传承和发扬光大,也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实现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提供了历史根基、当代价值、国际视野、人类高度。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华夏五千年文明流淌的文化血脉,是五千年炎黄儿女传承立场、观点、方法的精神道场,是五千年中华大地海纳百川、包容共济的历史熔炉。 中华五千年的文明史,靠的是轩辕黄帝开创的历史文化主义一一"轩辕黄帝文化",这是道家、儒家文化的起点,也是佛家文化的支点,其表现形式就是传承于五千年中华大地各个角落上的物质的和非物质的文化遗产。

  非遗的传承同样是中国方案、中国智慧、中国力量、中国贡献的逻辑起点和内生动力的重要组成。“轩辕黄帝文化”为中华民族的国际视野,人类高度打下坚实的思想基础。

  2019年4月29日,沃野万洋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小军一行10人,在子长县高柏山文化旅游开发研究会李建中会长的带领下,参观了这个位于陕西省子长县石家湾镇的高柏山“黄帝文化园”。通过参观高柏山,了解到千百年来,人们把黄陵桥山黄帝陵作为祭祀点,同时炎黄子孙也应知道子长桥山黄帝陵在中华民族的发展史上做出的贡献,这不仅是让子孙后代知道“人文初祖”轩辕黄帝的真正陵寝--阳周桥山的实际地理位置,更重要的是掀起广泛的皇帝文化研究兴趣,引领对黄帝文化的进一步价值挖掘和精神传承,让中国本土文化引领人们超凡入圣,得大本。

  陕西省子长县石家湾镇的高柏山“黄帝文化园”,以子长厚重的历史文化和红色文化旅游资源为依托,传统文化与当代多元文化相结合,建设中国特色,引领世界的新文化道场。沃野万洋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有意与子长县高柏山文化旅游开发研究会一道,打造一个定位“生态环保”,“文化多元”,“全民参与”的“和”文化产业园,汇聚中外、亦古亦今、风格独特的新时代文化项目,提升当地城市形象,立足地方,辐射周边乃至整个华夏大地,充分体现和弘扬“和”文化,宣传友好、平等、自由、交流、协作、绿色、低碳、环保等的新时代理念”。

  中国国家领导人也多次提到“不忘初心”,这个初心就是“正心”、“修德”,习近平总书记致力倡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告诉全人类,我们共用一个地球,地球是我们唯一的家园。这在呼唤每个地球人,应该从我做起,抛开国界,种族的分别,同心同德,回归本心。

  沃野万洋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致力于中华传统优秀文化项目的策划、设计、开发和运营管理,在文创、文贸、文旅、文教、文养板块,将投入人力、物力、财力,打造文创产品孵化器和举办文创大赛,运营“和”文化产业项目,例如“美丽和平乡村”、“和平塔综合体”“和平互联网国际学校”、“和平鸽广场”等的建筑载体的运维,推动非遗文创的产业化、商品化、市场化。也希望能与更多的优秀非遗资源和非遗传承人展开深度合作,一道共赢共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