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之子薄瓜瓜哥大毕业获法学博士 曾称不想当官或经商
2016-05-23 10:32:30   来源:   评论:0 点击:

 

薄瓜瓜哥大毕业获法学博士 曾称不想当官或经商

薄瓜瓜戴博士帽

薄瓜瓜哥大毕业获法学博士 曾称不想当官或经商

薄瓜瓜戴博士帽

薄瓜瓜哥大毕业获法学博士 曾称不想当官或经商

薄瓜瓜在毕业册名单

薄瓜瓜(左)与薄熙来(右)(资料图)

薄瓜瓜(左)与薄熙来(右)(资料图)

薄瓜瓜曾在2009年在北大进行过一次演讲时公开表示,“自己以后不想当官,不想经商,想从事与文化教育有关的事业。”那么哥大毕业后的薄瓜瓜将会走向哪里?

5月19日,哥伦比亚大学又送走了一届毕业生。但比起以往的毕业典礼,这次颇引国内关注,原因只为一人,那便是已落马的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薄熙来之子——薄瓜瓜。

上次对薄瓜瓜的关注,还是在济南中院公开审理“薄熙来案”的时候,但自此之后,在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这三年,他异常低调。如今,薄瓜瓜毕业了,他的未来之路,将会走向何方呢?

“薄熙来案”前后的几次表态

薄瓜瓜在海外留学,由于信息的零星呈现,国内舆论对其一直存在一定的质疑。比如薄瓜瓜留英的学费来源;是否驾驶过法拉利 ;社交媒体上流传与女学生拥抱的照片……

但在2012年全国“两会”期间重庆代表团的开放日上,时任重庆市委书记的薄熙来对此公开否认,并用了“一派胡言”、“感到非常气愤”等措辞来回应提问的记者,与此同时,他还说,“不仅我儿子,我和我夫人也没有任何个人资产,几十年就是这样下来了。”

但随即,薄熙来便被中央宣布“停止中央委员和政治局委员职务”。十几天后,薄瓜瓜发表公开声明,其口径基本与薄熙来一致,他还称“自1998年后从未去过北京的美国大使馆”、“学费来源于奖学金和母亲做律师的积蓄”。

紧接着,在同年8月7日,随着薄谷开来被起诉,英国人尼尔·伍德被杀害的细节也被披露。其时新华社发布的消息称,“薄谷开来认为尼尔·伍德威胁到了薄某某的人身安全。”对此,薄瓜瓜对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表示,“因为自己的安全被认为是犯罪动机,已经向司法机关递交了证人陈述书。”

2013年8月19日,亦即薄熙来一审即将开庭前,薄瓜瓜在《纽约时报》发表声明,希望父亲受审期间可以获得不受限制的辩护机会,“但如果自己的未来要用父亲薄熙来的默认或母亲谷开来的进一步合作来换取,这次审讯就没有任何道德价值”。

但在济南中院对薄熙来的公开审理中,薄瓜瓜又多次出现在济南检察院所提交的公诉书上,比如“薄熙来曾单独或者通过薄谷开来、薄瓜瓜,收受唐肖林、徐明给与的2000余万元财物。”这也是官方首次提及薄瓜瓜也曾参与受贿。

有趣的是,对此,薄熙来在自辩环节却说,“瓜瓜又跟人要名表、又要豪车、又要国际旅游,又找一大部分同学来开销,还信用卡超额消费,我会喜欢这样的儿子?”企图与薄瓜瓜进行切割。

5天后,薄瓜瓜面对《南都周刊》的采访时则表示,“其实事实自辩,不论此刻还是将来。我不会争一日之长,还是要等结论已定后,再决定是否做出相应回答。”这被看做是薄瓜瓜在海外对薄熙来的隔空回应。

哥伦比亚大学的低调时光

自从“薄熙来案”以后,薄瓜瓜表现得极为低调,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野当中。

薄瓜瓜于2013年到2016年就读于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是2016班的学生。其实在薄瓜瓜刚进哥大时,薄熙来已被中纪委宣布调查一年多。

关于薄瓜瓜的入学问题,有海外媒体称,从哥大当时招生办公室了解到,薄瓜瓜进哥伦比亚大学,校方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哥大独立的招生系统根本就不知道薄瓜瓜这个学生的背景,完全根据他的成绩和专业来进行判断的。”

消息来源还说,他在学校和国内来的学生接触不多,和美国本土的华裔学生有些接触,“他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普通的学生,功课也不错,不是混文凭的人。平时也看不出他很有钱。”

据公开报道,在哥大这三年,薄瓜瓜曾两次被公众注意:

一是,2014年曾在纽约曼某商店买了名牌衣服被抓拍;

二是,2015年12月曾出席了美国前亚太事务副助理国务卿柯庆生的新书《中国的挑战:影响一个崛起大国的选择》的讨论会。不少在场的与会者认出他后有的跟他打招呼,有的要求与他合影,他都欣然接受。

薄瓜瓜的未来之路

作为曾经的高官之后,随着如今的毕业,薄瓜瓜的未来将会走向哪里,想必也是不少人所关注的话题。

但在5月19日哥伦比亚大学的毕业典礼上,薄瓜瓜却婉拒了媒体的采访。

不过据了解,大部分哥大法学院2016班的毕业生早在一年前开始的实习过程中就已经确定了未来的工作去向,薄瓜瓜则曾在纽约曼哈顿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实习。

据此前媒体报道,薄瓜瓜曾在2009年在北大进行过一次演讲,他曾公开表示,“自己以后不想当官,不想经商,想从事与文化教育有关的事业。”

更值得一提的是,官方已经披露了薄瓜瓜曾参与“薄熙来案”的受贿问题,而从现有信息来看,该信息是否能够坐实,或许将直接影响到薄瓜瓜的未来去向,说得更直白一些,薄瓜瓜到底要不要回国,都会因此而受到影响。
 

以下为南方周末2009报道全文《青年“瓜瓜”说——薄瓜瓜北京大学做客记》

 


在罕见地接受几家国内媒体的公开采访后,不到22岁的薄瓜瓜决定和“同龄人关起门来说说悄悄话”。

 


他将平生的第一次公开演讲地选择在了北大,这里是他父辈求学的地方,他将筹备事宜托付给了名为财经协会的学生社团,并且保持着一贯的谦虚语调,“他说他现在的成就还达不到演讲的程度,就是过来和同学聊聊天”,但活动组织者、北京大学财经协会主席李一白坚持说,“我们认为他是达到了”。

 


这是薄瓜瓜获得首届英国“十大杰出华人青年”头衔后的第二个月。这个由英国华人青年联合会颁发的奖项,尽管在英国并未引起主流媒体的足够重视,但在遥远的中国,却成了媒体争相追逐的话题。薄瓜瓜是英国牛津大学Balliol学院的学生。这样的身份本不足以引起关注,但他的名字后面总会有一个显赫的家庭背景作为注脚:父亲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而已逝的爷爷薄一波更是共和国的开国元老之一。

 


最终,2009年6月27日,北京大学以相当不低的规格迎接了这位“杰出青年”,英杰交流中心门前早早挂起了横幅:热烈欢迎优秀学子薄瓜瓜做客北京大学。

 


而作为这次“聊天”的场所,英杰交流中心的阳光大厅亦声名显赫。仅今年以来,来这里做客的人就有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台湾戏剧人赖声川、菲尔兹奖获得者,以及藏传佛教上师宗萨钦哲仁波切等。不到22岁的青年薄瓜瓜可能是其中最年轻的演讲者。

 


“中南海保镖”?

 


6月27日下午5点,距离正式开场尚有两个小时,阳光大厅正门口已有四人矗立两列,白衬衫,黑裤,黑皮鞋,留着短发,带着耳麦,面无表情。穿着制服的北大保安,一旁衬托,足足矮了半头。

 


保安工作是临时加强的,原计划是完全自由开放,由同学自己维持现场秩序。但前一日下午,李一白接到临时通知,入场者必须持学生证或者身份证,“最少要有一个身份,我们要知道他的真实姓名。”

 


专业的“白衬衫”分布在阳光大厅的讲台前、座位通道两侧以及后方入口处等显要位置。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学生周婷婷好奇地向周围打听演讲者的身份。当知道了他的家庭背景时才恍然大悟。早到的同学纷纷猜测,“白衬衫”们是不是“中南海保镖”?

 

 

 


事后,一名接近活动组织者的北大同学向记者证实:“白衬衫”是财经协会花钱外雇的专业保安人员。至于花费,则是由一家民营企业慷慨埋单,“打了折的”。

 


组织者的匠心还包括,为了确保“悄悄话”的效果,特意往每个座位上发送一张“活动须知”的小纸条。第一条即是“如有媒体、报刊等要采访或对此活动及相关内容进行报道,请与活动组织者联系,并经同意方可报道”的宣传纪律。

 


此前,财经协会主席李一白也一再对本报记者强调,“这次特别要求宣传要适当”。

 


于是筹备活动的始终,没有在校园内张贴一张海报。只在网络论坛上发了宣传帖,“优秀才子薄瓜瓜做客北京大学畅谈他的海外传奇经历,与各位北大同学及各界朋友交流分享他的求学感悟与成功心得:实力、汗水……如何打造成为你梦想的航船。”

 


七点整,薄瓜瓜在七八名“白衬衫”的保护下进入阳光大厅,全场掌声雷动。

 


“没有绝对的平等”

 


薄瓜瓜身穿一件中式立领的白衬衫,袖子微卷。坐下后,黑色皮鞋之上露出一双色彩鲜艳的条纹袜子。他的肤色是健康的古铜色,据说前一天才从古巴回来,“就像是一个阳光大男孩”,主持人王好事后回忆说。

 


在红色幕布覆盖的讲台上,主持人王好对薄瓜瓜的开场介绍不乏溢美之辞:一个有着对人生的热爱、对未来的激情,以及对国家、民族深沉的责任和感情的人,一个身后的身份、荣誉、背景、光荣等等都不再重要,真实、精彩,与我们有着同样梦想,与北大学子同心相连的人。

 


薄瓜瓜的第一句回应则是:“同学们、同志们,谢谢主持人把我说得这么好,所以希望不要让你们失望。”

 


财经协会周全地请来了薄瓜瓜在中国的母校——北京景山学校的师生。薄瓜瓜从小学到初一一直在景山读书,11岁时前往英国哈罗公学就读,2006年进入牛津大学。景山学校是他在国内唯一的母校。此外清华、人大和北师大等高校的学生代表,以及留学生代表也被邀请旁听,但并没有学校领导或其他较为年长的嘉宾出席。阳光大厅内放眼望去,尽是年轻的面孔。

 


这的确算不上一次正式演讲,薄瓜瓜致辞之简单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数十秒的问好、致谢之后,他径直坐回了主持人身边,“有什么问题尽管问”。

 


最初的话题设计相当轻松,主持人甚至问到了网上流传的“夜店照”。薄瓜瓜笑着说:“你要是现在给咱俩照张照片,灯光调暗一点,那感觉也是‘夜店照’。……毛主席说过,要有严肃的一面,也要有活泼的一面。但好像晚上的活泼就被理解成夜店的东西了……”会场一阵笑声。

 


家世再度成为现场无法回避的话题。一位同学问:“虽然说人人生而平等,但是像你可以从小到外国去深造,还可以在父亲的帮助下去部队锻炼,这些都是普通人不敢想象的。”

 


“从理论上来讲,没有绝对平等”,薄瓜瓜回应说:“我要是生下来就缺胳膊断腿,那也是不一样的,人和人有不同的地位,不同的机会,而且运气是不一样的……但是我相信人的得和失最终是平等的,万事都是平衡的。表面上我可以得到更多的爱,但是同时我也得到很多的恨。”

 

他还主动回忆家史:“在文革的时候,我的家庭饱受风霜,我爷爷一生坐了22年牢,我的父亲当时才17岁,也坐牢5年,我的妈妈当时才八九岁,一出街头就要被人辱骂。我也从来没有见过我的奶奶,因为在文革时候就被打死了。所以好多人只看到优越,看到好的,没有看到磨难……”

 

 

 


开场不久,当薄瓜瓜在谈论“时尚”话题时,大门外传来喧闹声,薄瓜瓜停下话茬嘱咐:“让人家进来吧。”但此时台下两名身形魁梧的保安人员已循声而去,台上的青年戏噱着说:“两个壮汉过去了。”不一会,门外安静了下来。

 


第二天,一篇网络博客以“薄瓜瓜做客北大,场内瓜瓜叫,场外叫呱呱”为题,记述了门外警卫与带小孩妇女的争执。文中称当时有人议论,

 


“有什么了不起?小布什来也不至于这样啊!”

 


这一不谐之音让组织者李一白很烦恼,他会后特地对记者强调,“这篇博客很不客观”。

 


“红色”和“贵族”

 


“我现在很紧张!”开场前,薄瓜瓜对主持人王好说。“尤其刚开始,好像我们俩都有点儿晕。”王好也有着相似的紧张。

 


有消息称,原定主持人为一位省级领导的侄女,但不知为何,未能成行。于是,北大“十佳主持人”之一的王好与另外一位同学在一周前才“临危受命”,进入候选名单,最终另一位同学因为面相有些“娃娃脸”而落选。相关的妥善安排还被怀疑进入了提问环节。此前的采访中,李一白反复强调,“大家谁想问就问”。但细心的听众发现,似乎麦克风总是在1秒之内就能给到主持人指定的提问者手中。

 


终于有一次,有一位男生打破规矩,奋勇喊出了问题,他没有用麦克风,“请问你是共产党员吗?如果不是,你信仰共产主义吗?”全场一片掌声。

 


薄瓜瓜笑着回答说:“我暂时还是无党派人士啊。不过说共产主义,我要看你定义什么叫共产主义。对于我来说……共产主义的精神我当然是完全赞成,我完全是跟随着共产主义精神的,但是具体从一个社会哲学、政治哲学的角度来看,什么叫共产主义,什么叫马克思主义,什么叫列宁主义,这些都是不同的概念。”

 


突如其来的意外之后,主持人王好收到了一个手机提示,提醒她“一定要找麦克风边上的人提问!”

 


薄瓜瓜上台前,曾临时提议将现场的“问答式”改为“互动式”,他本期望也可以向现场观众提问交流,但最终没有被采纳。

 


尽管如此,年轻人还是会露出“顽皮”的一面。他会在主持人讲到“红色贵族”时打断说:“等等,‘红色’和‘贵族’这两个词语本来就是相对立的呀!”他还会在主持人强调“很多人对中国教育一直抱着批判的态度”时,辩白“那是你抱着批判的态度”。

 


这场演讲更像是一场漫谈,现场的提问从经济危机、学术腐败到大学生就业和中西文化交流,无所不包。

 


北大元培学院的一名女生甚至推出了“雷人”的逻辑,她说:“我也是政治、经济、哲学专业的学生,而我们这个专业设置的教学理念正是从牛津大学那里来的,从这个意义上,我可不可以叫你一声师兄?”

 


薄瓜瓜只好在台上说:“师妹好。”

 


没想到“师妹”接着要求,“请问等一会活动结束我可以和你合一张影吗?”

 


8点50左右,薄瓜瓜离开阳光大厅,在专业保安的帮助下,穿过层层举起相机的人群上车离去。不知道这位“师妹”最终有无获得合影的机会。

 

 


“‘牛’是不恰当的词”


“这可能是广大同学的意愿,不是说某个人的意愿”


“杰青”获奖后一致叫好的报纸舆论,这次在北大的校园里,没有出现。


北大的未名BBS上,“三角地”等版面关于薄瓜瓜演讲的讨论也风生水起,薄瓜瓜成了“励志”和“消遣”双面代言人。


一位同学称薄瓜瓜是“正太(注:日本漫画中指可爱小男生)的脸,精英的谈吐,总的来说很优秀”;也有网友毫不留情地称他“好多地方都措辞不当,内容都是小学思想品德课上的内容,没什么新意”。


ID为pkuyzc的同学发表了一篇长帖,对薄瓜瓜的赞美毫无保留:“从他的演讲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勤奋好学,为人平和,毅力超群的杰出青年”;“我们不能像朱元璋一样痛恨富人,对待富家子弟,不能以一种有色眼镜来看待”;“顺境中的人才更加难能可贵,道理其实很简单,顺境中诱惑比较多,很多时候没有学习的动力”……


有同学反映保镖护卫、进门登记查证的阵势显得“排场过大”,亦有法学院研一的同学认为,撇开细节上的缺憾,领导人的后代可以出现在公众场合,展现真实自我,“这种坦诚的态度值得肯定,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进步。”


但不论结局怎样,活动的顺利结束至少可以让财经协会的同学们在暑假来临时松一口气。


这个协会从“四五月份”开始与薄瓜瓜联系,但最初怎样萌生念头,似乎没说得清。“这可能是广大同学的意愿,不是说某个人的意愿或者是我的意愿。”李一白说。


他对于如何请到薄瓜瓜闪烁其词,最初说是通过牛津的学生,后来又说是通过自己的一个朋友介绍。这个“朋友”具体的情况,“不方便说”。


尽管成立才两年,但财经协会已是一个颇具规格的社团,拥有二三百名成员。社团的领导层除了协会主席、总会长李一白外,该协会还有2名执行主席、7名高级副会长、10名执行会长和29名副会长。


当记者提出要求采访活动的其他组织者和协会成员时,李一白坚持要求记者进行集体采访,因为“一个人说了,可能说一句话不是很全面,这样我们互相会有一个纠正”。


李一白甚至提及“我们北大学生从‘五四’以来一直渴望先进,渴望进步”,所以虽然薄瓜瓜和北大没有直接联系,但依然有很多方式可以接上线。财经协会的能量的确不小,近来请到北大做客的嘉宾可谓规格颇高:经济学家许小年、央行副行长吴晓灵、远东控股董事长蒋锡培,等等。薄瓜瓜在与其他嘉宾并置时显得有些另类。李一白给出的解释是:财经是一个很大的概念,政经、民生各个方面都关注,包括国际化的问题。而薄瓜瓜被认为是表述中西交流的合适嘉宾。


一位北大同学在网络上这样归纳组织者的用心:“他是今年英国十大杰出华人青年之首,是希望给我们一些启发吧,学习牛人嘛。”记者在采访中也曾用过一个“牛”字来形容薄瓜瓜,却立即被财经协会主席李一白予以纠正。


“这个‘牛’是我们学生的一个用语,”李一白说,“但是如果写在报纸上,岁数大一点的人会觉得,‘牛’是一个很不恰当的词……”

邀约采访※深度合作:
郑能量:13331069943
助 理:15810179188(微信)
Q Q :138471666(邮箱)

相关热词搜索:薄熙来 之子 法学博士

上一篇:马云接棒柳传志任“主席”,说了四个金句
下一篇:曾国藩:天道忌巧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