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挖煤工到世界拳王 80后熊朝忠称霸职业拳坛
2012-11-30 17:03:52   来源:   评论:0 点击:

\        (11月24日,熊朝忠身披国旗庆祝夺得世界拳击理事会(WBC)迷你轻量级世界拳王金腰带。)

      11月27日,刚刚击败墨西哥拳手马丁内斯的熊朝忠,正和推广人刘刚准备着去墨西哥参加WBC(世界拳击理事会)50周年年会,并将在那里拜大名鼎鼎的拳王阿里为师。“这是阿里的意思,不是我们找上门的。”熊朝忠特意说。

  从大山里挖矿的苦孩子到世界拳王,成为首个获得世界职业拳击金腰带的中国人,熊朝忠走过怎样的历程?又是什么力量把他推向世界拳坛顶峰?

  谈及拳场争锋

  “拳击让人无所畏惧勇往直前”

  一身简单的运动装,斜背挎包,略带腼腆地坐到记者面前,熊朝忠收起了赛场上的霸气,与普通人并无不同。

  山里孩子生活艰辛,熊朝忠也不特别。出生在云南省马关县岩蜡脚村,熊朝忠在家排行老二,从小爬惯了山、吃惯了苦,他说:“家里地不多,农活我都干过。”小时候爱看武打片,学习不好,熊朝忠读了一年职业高中就退学了。

  退学后,熊朝忠曾在家乡的锡矿等矿山里打工,一天工作10小时赚10元钱,“倒没觉得特别累,就是不甘心这样下去”。从警官学校毕业的表哥陶卫忠成了他“进入拳坛”的领路人,陶卫忠买来散打的碟片,带他种香蕉时教他练拳,2003年他们还在家乡搞了个小训练场。2006年,熊朝忠动身去昆明学拳,表哥资助他1000元钱。熊朝忠说,一辈子都感谢表哥。

  熊朝忠到昆明后直奔众威拳击俱乐部,开口就问教练刘刚——能靠这个养活自己吗?刘刚起初并不看好熊朝忠:已经23岁了,个头又矮,况且之前的训练都是“山寨版”的。但他很快发现这个学员不一般:一门心思扑在训练上,体力好,进步快。

  熊朝忠困难不少。带来的1800元很快就所剩无几,租住在城中村一间1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跑了两三家保安公司求职都被拒;一时看不到职业前景,而老家的同龄人基本都结婚生子了。这时候亲友和教练鼓励、资助了他,他的兄弟对他说:“你不用为生活费发愁,我们包了。”“当时就想,回家还得种地挖矿,也对不起帮助我的人。”他回忆说。

  尽管如此,熊朝忠还是欠下了两万多元的债务。他不抽烟不喝酒,每天10元的生活费,“吃个盖饭都不敢多加肉”。训练累了,熊朝忠也和朋友打打牌,去K汪峰、Beyond的歌。

  渐渐地,熊朝忠迎来了崭露头角的机会。2008年他在四川获得了WBC洲际金腰带,也赚到拳击比赛的第一笔钱——3000元。至今,他24场比赛19胜4负1平,其中11次KO对手获胜,8次卫冕WBC亚洲区轻量级金腰带,成为首个获得世界职业拳击金腰带的中国人。

  11月24日与马丁内斯的比赛,熊朝忠的父母都看了。小熊第二天才知道,母亲看比赛时流泪了。熊朝忠对记者说:“她觉得拳击就是和人打架,心疼我。”

  “想过被人打倒了爬不起来没?”记者问。

  “我还没有被KO的经历”,熊朝忠笑答,“拳击让人无所畏惧勇往直前,男人就该这样。”正说着他手机响了,铃声竟是冲锋号的声音。

  熊朝忠承认,自己不属于技术型的选手,“第一次参加国际比赛还不懂裁判怎么记分”。或许正因为如此,他的教练兼推广人刘刚认为:“小熊的潜能只发挥了六到七成,还有5年的职业黄金期。”

  面对国际比赛

  “不管输赢,给我准备一面国旗”

  熊朝忠和刘刚下一步的打算是:打完3场卫冕战,拿到WBC永久的金腰带;再去拿世界拳击协会(WBA)、国际拳击联合会(IBF)和世界拳击组织(WBO)的金腰带,实现“大满贯”。

  刘刚是我国恢复拳击运动后的第一批国家队队员,7次获得全国冠军,参加过1992年的巴塞罗那奥运会,从1996年开始参加澳大利亚职业拳击赛,是中国首位职业拳击经纪人,而众威拳击俱乐部也产生过徐丛良、吴自宇、夏钰钦三位亚洲拳王。

  刘刚说:“世界拳王的培养需要国际化视野,大胆地走出去、引进来,是小熊迅速成长的关键。”

  4个回合KO泰国选手庞潘、12个回合击败菲律宾挑战者特加雷斯、两次击倒韩国选手李之训、战胜“墨西哥拳手”欧斯瓦尔多·瑞,正如熊朝忠所说:“打拳击不能‘窝里横’,国际比赛的经验很重要。”

  与马丁内斯的比赛,为小熊提供训练和支持的就是一个国际化的团队:菲律宾训练师尼诺、来自日本的体能训练师中村荣治牌,还有赛场助手澳大利亚人安杰拉·海耶尔——他是当年泰森的赛场助手。

  刘刚说,小熊赢得与马丁内斯的比赛后,他觉得是对他们经历的酸甜苦辣的一种补偿。刘刚2003年成立众威拳击俱乐部,他卖了澳大利亚的房子,所得的200万元两年就赔进去了。他时常要为俱乐部里选手的吃饭问题发愁,不得不为此四处奔波拉赞助。最令人难以接受的,是准备好的比赛被突然临时取消。“这些年我的头发都熬白了。”刘刚苦笑着对记者说。

  如今,众威拳击俱乐部已与WBC和云南广播电视台建立起顺畅的合作机制:WBC负责赛事组织,云南广播电视台负责投资和赛事推广,刘刚从此得以比较专心地去训练拳手。他说:“我们的经历就是中国职业拳击运动的历程,如今众威俱乐部里男女老少练拳的都有,这项运动越来越流行。”刘刚表示,希望国内有更多的拳击俱乐部,这样市场才能做大。

  走的虽是体制外的职业化路线,刘刚和小熊的目标也绝不只停留在赚钱层面。他告诉记者:“每次国际比赛小熊都会提醒,‘不管输赢,给我准备一面国旗’。”

相关热词搜索:矿山 打出 世界

上一篇:泰国美女总理英拉私房照曝光
下一篇:一场静悄悄的革命已发生 逼迫中国进行改革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