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师傅和他的“小沙漠” (报告文学)
2012-12-05 08:57:17   来源:   评论:0 点击:

\

        一

  天还不亮,小沙漠就叫醒了大沙漠,也叫醒了邓师傅。

  邓师傅摸黑爬起,耶——,刚刚梦到回锅肉端上来,你就叫喽!你等一会儿叫要得不,让我吃口嘛!

  小沙漠摇摇尾巴,终结了邓师傅舌尖上的美梦。它的时间掐得很准,该开发电机抽水啦!

  小沙漠是一只可爱的京巴,灰黄的绒毛,大大的眼。刚来时只有巴掌大,一个鸡蛋黄儿要舔两天才能吃完。邓师傅把袋装牛奶挤在手心里,一滴一滴地喂,生怕养不活。含在嘴里怕化了,顶在头上怕摔着;白天揣在怀里,晚上搂进被窝。他脸对脸亲着小东西说,你毛色像沙子,又来到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就叫你小沙漠吧!

  就这样,大沙漠里有了小沙漠,邓师傅家再也不寂寞。

  大清早,邓师傅被小沙漠叫醒了,爬起来穿好衣服。刚一开门,小沙漠就蹿出去,三跑两跳,来到电机房。邓师傅跟进来,摸黑儿开动了柴油发电机。

  嗵嗵嗵!嗵嗵嗵!

  发电机响了。来电了,灯亮了,抽水了,做饭了。

  为什么来电了就做饭了?因为用的是电磁炉。

  发电不是为做饭,是为开水泵抽水浇树。浇树的时间是固定的,一早一晚,一天只浇两次。所以,邓师傅的媳妇谷花就要趁有电,把饭菜抢着做出来。

  嗵嗵嗵!嗵嗵嗵!

  发电机吵得耳朵聋,屋里屋外,谁说什么都听不清。

  邓师傅问谷花,今天是不是该浇东边的树?

  谷花回答,今天给你炒肉吃!

  绿化队今天来送树苗吗?

  昨晚我梦到掉猪圈里了,吓醒一看是你在打呼噜,呼啊呼的像猪!

  夫妻俩各说各话,驴唇不对马嘴。

  小沙漠不管这些,撒着欢儿跑起来,为邓师傅浇水带路。

  邓师傅叫邓东平,今年55岁,四川南充人。不高的个子,瘦小的脸,越发显得眼大而精神;说话声音尖,语速快,感叹起来,耶——,耶——,很动听。2004年春天,他带媳妇来到塔里木油田工作,几经辗转,把家安在了004号水井房。抽水浇树,养林护路。

  这不是一条普通的路,而是世界最长的流动沙漠等级公路——塔里木沙漠公路。全长522公里,北起轮南,南至民丰,如长龙穿越塔克拉玛干。塔克拉玛干位于新疆塔里木盆地,是世界第二大沙漠。1900年,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领着一批人和几十匹骆驼来到这里探险,走了不到100公里就遭遇沙暴。天昏地暗,人畜覆没,唯有他一人逃出世界末日。他在回忆录里,惊恐万状地称塔克拉玛干是“死亡之海”。其实,在维吾尔语中,塔克拉玛干的意思就是“进去出不来”。斯文·赫定能活着出来,算他命大。同样在维吾尔语中,塔克拉玛干还有一层含义,“地下埋有珍宝的地方”。沧桑巨变亿万年,动植物被陆地覆盖而生成石油和天然气,像藏在蛋壳里的蛋黄和蛋清,被沙漠包裹起来。上世纪50年代,石油人就怀揣梦想,闯进“死亡之海”,为祖国寻找油气。茫茫沙漠,寸步难行。冬天冻掉耳朵,夏天把土豆埋沙里就能熟。在这样的地方寻宝,艰苦可想而知。征战悲壮几起落,流血流汗又流泪。女队长戴健和队员李越人等五个年轻人,更是在作业中突遇山洪,把二十几岁的生命永远留在荒漠。生如闪电之耀亮,死如彗星之迅忽。1989年春天,中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在库尔勒成立了塔里木石油勘探开发指挥部,集结精兵两万展开石油大会战,同年10月19日,一股强大的油气流从塔克拉玛干腹地第一口探井里呼啸而出,宣告了塔克拉玛干具有良好的油气勘探前景。

  但是,茫茫沙海没有路,纵有油气,大规模勘探也难以展开。

  沙漠筑路,迫在眉睫!

  要命的是,塔克拉玛干沙漠是“活的”,沙丘每年要平移一米五。在流动的沙漠上筑路,听起来像摘下星星当灯点。别说筑路,就是为筑路选线,都让邓师傅惊叫起来,耶!——

  二

  给邓师傅讲这段往事的是当年参加选线的老高。那天他坐车路过004号水井房,驾驶员是这里的熟人,带着水果来看邓师傅。好客的小沙漠跳进老高怀里,把他的手指当香肠,一个接一个轻轻地咬。十根香肠都咬过来了,再重头咬。眼前的沙漠公路蔚为大观,让老高回到了青春岁月——

  当初,要筑路先要选一条最佳路线。怎么选?坐飞机在沙漠上边飞边选。那是一架小飞机,叫双水獭。驾驶员是个老把式,大家都叫他老驾。老驾爬进机舱,一伸手把我拽上去,呼地一下就离了地。我俩在沙漠上飞呀飞,飞到中午,肚子饿得咕咕叫,电台忽然叫起来,老驾,飞到我们井队来吧!我们今天改善伙食,包饺子!哎哟喂,真是瞌睡来了碰到枕头。前方不远就有个钻井队,队上人听说飞机选线要路过,就让下去吃饺子。美得我俩口水淌。可是,飞了半天还没到,这才发现大风把飞机吹偏了。坏了,迷航了!饺子井也联系不上了。老驾急了,调头就往回飞。飞着飞着,没油了,飞机一头栽下沙漠。我来不及喊共产党万岁,叫了一声妈就准备献身了。想不到没摔死。老驾在关键时刻拿出看家本领,操纵飞机平稳滑落到沙丘上。他看见我睁开眼了,说小高咱俩现在啥也别想,没水没粮没人知道,就看老天保不保佑了。我一听就哭了,说我还没娶媳妇哪!老驾说谁让你挑呢,这个丑那个也丑。晚啦!他把飞机上的罗盘卸下来拿着,又找到一块塑料布和一个杯子,揣在身上,然后拉着我按罗盘的指引一直朝南走,说我们死不了,一定能走出去!我说走出去了再丑的也要!老驾说这话可是你说的,后勤喂猪的傻二妞找不到对象,跟我说过好几回,让我介绍。得,就你了!……就这样,我俩边走边说,一直走到天黑。我又累又饿,瘫倒在地上。老驾用手刨个沙坑,把塑料布搭在沙坑边上,让我躺进去。沙子晒了一天,里头是热的。到了夜晚,湿气就吸附在塑料布上。第二天太阳一晒,湿气化成水珠儿,嘀嗒,嘀嗒,直往下掉。老驾赶紧用杯子接住。就这样,靠这点儿可怜的水,我俩在沙漠里走了三天,直到喘出最后一口气,昏死在沙漠里,才被救援的飞机发现……

  耶!——

  邓师傅惊叫起来。

  小沙漠也停止了香肠试吃。

  老高说完冲公路一指,看这路修的!沙漠再“活”,也没难倒咱!

  从1990年6月开始修筑,至1995年9月全线竣工,塔里木沙漠公路神话般穿越了塔克拉玛干,成为石油建设的生命线。随着主路南北贯通,支路继而向东西开拓。身着红色工作服的石油人,如火如霞扑向大漠深处,一座又一座钻塔矗立蓝天,滚滚原油流出沙漠,巨量天然气喷吐而出。轮南油气田、东河塘油田、哈得逊油田、牙哈—英买力凝析油气田群、塔中1号油气田等30座油气田相继投产。位于库车的克拉2井,更是探明工业油气储量高达2000多亿立方米,直接促成国家西气东输工程的建设。优质天然气通过轮南站输向北京、上海等80多个城市,让4亿多居民和数千工业企业从中受益。

相关热词搜索:师傅 和他 沙漠

上一篇:犹如兄弟一家亲 ——访伟文·丘氏君大使
下一篇:莫言昨日启程赴瑞典领诺奖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