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永信:少林72种功夫几乎都练过 但都没练好(图)

释永信近照

每天都有大量游客涌来,探访他们心目中的少林

原标题:本报独家专访

释永信:诸事随缘动身不动心(图)

这样一个身处漩涡、争议和风波当中的名寺方丈,他“心中的少林”究竟是什么样子?他所做的一切究竟有着怎样的思想支撑?

少林文化首次走入联合国总部。美国时间10月9日,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携少林文化代表团成员来到联合国总部,展示少林功夫,宣扬少林文化。此行,释永信率领36名武僧是来参加在洛杉矶举行的首届北美少林寺文化节。

社会舆论对僧人有着一些固有的看法,比如出家人好像就应该在深山老林里,守着青灯古佛一辈子和佛经打交道,但释永信显然不是。他不但入世,而且十分积极。

8月中旬,记者去见释永信时,少林寺正在举办2013年少林问禅之“机锋辨禅”活动。释永信给获奖选手颁了奖。随后,8月21日,他赴台参加2013年国际供佛斋僧祈福法会,并和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先生进行了会面;之后又受俄罗斯总统普京之邀,参加9月1日开始的2013年国际军乐节。

回国后不久,他又相继在少林寺与台湾著名漫画家蔡志忠、美国联邦初审法院法官刘成威会面。期间又出席了第二届“天地之中(嵩山)——华夏文明与世界文明论坛”。

这仅仅是他8月中旬到9月初不到一个月的日程,这还不包括没有报道的诸多会见和活动。可以说,忙得不亦乐乎,而这,也恰恰是释永信给外界的一个印象。有关他的一些谣言也不时被热炒,他虽未回应,但又不得不面对。

为了少林寺的复兴,释永信采取了一系列超常规的举措,也因此招致了诸多的非议。但在他看来,所有的一切,只是为了少林寺发展的需要,是为了传承禅武文化的需要,不是为了哗众取宠,也不是为了满足人们的好奇心。

这样一个身处漩涡、争议和风波当中的名寺方丈,他“心中的少林”究竟是什么样子?他所做的一切究竟有着怎样的思想支撑?

接受记者专访时,释永信刚刚处理完寺里的事务。此前,他正在为寺里收养的孤儿上学问题和当地的官员们沟通,希望得到他们的理解和照顾。

到少林寺30多年来,一直和僧众同吃同修

华商报:寺里收养了多少孤儿?

释永信:一百多个。这次有十几个孤儿面临着小学升初中就学的问题,希望当地能照顾一下,给他们一个好的人生。

华商报:看来寺庙和社会不可能完全脱离。

释永信:人不可能在真空中生活,社会是个大家庭,寺庙也是社会的一部分。对我们出家人来说,在精神上、道德上追求要高一些,但在生活上大众一些。

华商报:方丈有工资吗?

释永信:我们注重的是修行,这方面看得很淡。我们不叫工资,也就是一些生活补贴或者叫单资,每月发几百块钱,包括我在内,用来买一些生活的必需品。

华商报:能讲讲你每天的生活吗?

释永信:我到少林寺30多年来,一直保持着和僧众同吃同修的习惯,生活很有规律。每天早上四五点就起床,从来都这样,这是一种生活习惯。禅堂的禅师比我起得更早,三点多就起来了。起早起晚不能代表什么,只是为了让自己保持一个心态,精进的心态,慈悲的心态,始终不能怠懈。一日三餐也完全是素食。每天都会有两个小时的打坐,坚持坐禅也是我的生活习惯。作为方丈,我还会有很多的应酬。现在信众多,众生的愿也很多。我们也能理解,也希望传递一种正能量,(笑)但有时确实很难满足。我们本来是为了各自的解脱才出家,但出家后还要为生活奔波,还要为众生解惑,(笑)所以很辛苦,但要当成一种责任,一种修功德来做。除了外出开会,我多半时间都在禅堂坐禅、方丈室接待、大殿早晚课中度过。

少林功夫的最高境界是不动心

华商报:前不久的“天山武林大会”,我注意到少林寺并没有派人参加。少林寺真的有72绝技吗?

释永信:少林功夫中有72种功法,也叫72艺。过去少林寺有一个比较大的几千人僧团,练武的人很庞大,根据个人的爱好选择一两种来练,这样能练得更好一些,就这样产生了72种绝技的叫法。民国时期有过书,各种练法都有,其实常练的也就一二十种吧,其它好多功法都是相近的。

华商报:你会几种?

释永信:(笑)几乎都练过,但都没有练好过。学着也容易,练着也容易,但练好很难。

华商报:现在很多人对功夫的理解仅仅停留在拳脚上。

释永信:拳脚上的功夫只是禅修的一方面。不管是拳脚上的,还是其他方面,只要你做得很好,都代表一种功夫。建筑工人你的活很好,也是一种功夫。种地的你把地种好,这也是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功夫。用心去做,处处留心皆学问,处处留心皆智慧。在做的过程中,开智慧,见功夫。

华商报:你认为少林功夫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释永信:是不动心,这就是禅定的境界。少林功夫和修禅有很大的关系,我们没有那么多名利心,就是把它当成一种生活的方式,一种修行法门。几十年如一日地练下去,我们相信对身体和精神上都会有好处。

其实诵经、念佛、拜禅、习武……都是一种修禅,就看你发什么心。发什么心就会有什么结果,发心和结果是成正比的。当然,心底不用功,表面上做得再好也没用,再作秀也没用。

华商报:禅,在普通人看来挺神秘的,你所理解的禅是什么?

释永信:我个人理解,禅就是修行人生活中的一种智慧,是一切众生如何做人的普遍真理。

华商报:普通人修禅也要去禅堂坐禅吗?

释永信:达摩祖师来到中国之后,变了禅风,禅不再像传统印度禅那样,专门注重沉思冥坐,远离人间苦修,而是把禅融入了生活里面,禅就是吃饭睡觉,禅就是生活。生活中随处可以参禅,随时都能够获得觉悟。这也就是中国禅和印度禅不同的地方。

我们讲六根清净,六根是眼、鼻、耳、舌、身、意,也就是我们日常生活的基础,就像树的根部。从根本做起,就是从日常生活做起,就是从“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做起。其实也不是必须打拳、必须坐禅。你每天的日常生活,都是一种修行,就看你有没有心去做。

事情要做什么像什么

华商报:你和金庸先生很熟?

释永信:是的。他第一次来少林寺是1981年,而我也正好是那一年进的少林寺,但我们当时没有见过面。我们第一次见面应该是九几年,后来又多次接触过。他是一个佛教徒,对佛教教理、教义非常通达,德行很高,知道学习和尊重。

华商报:他和你交往后,有没有改变一些对少林寺或少林功夫的看法?

释永信:(笑)只有你们媒体才会有这样那样的看法。对老一代人来说,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少林寺能传承千年,自然有他的道理,自然有他的家风,有他的精神所在。

华商报:听说你不太喜欢“少林武术”这个称呼?

释永信:我们更愿意用“少林功夫”,为此我们还曾和国家体育部门有过争论,他们说,建国以前用国术,建国后用武术,一再建议我们用“少林武术”四个字。但我们认为,武术只是功夫的一个层面、一个技术层面,而“功夫”不仅有技术层面,更有文化层面、精神层面,它至少包括武术和武道两个层次,再进一步就是禅。所谓以禅引武,以武修禅,所以,功夫也成为少林寺特有的禅修法门。我们坚持叫“少林功夫”,意思也是以示区别。

华商报:“国术”是怎样演变的?

释永信:和国学一样,它就是一种国家需要,民族需要。鸦片战争后,中国备受列强欺凌,民族需要振兴,振兴需要好的精神面貌和载体,从哪里来呢?于是武功就上升到了国术,全民练武,强身健体,这是一种救国的需要。之后,中国的传统文化、传统信仰,甚至传统的生活方式都丢掉了太多了,咋办呢?开始用国学来挽回民族的传统、民族的信仰。所以这与一个时代、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需求有关系。这是我个人的理解。

华商报:现在还有时间练功吗?

释永信:功夫一直在练,只要有呼吸之前都在练。有句俗语: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是讽刺混日子的。但在我看来,一个人如果真能坚持每天撞钟,三年五载下来,他的心性肯定会发生变化。其实,很多事情要专心致志去做、坚持去做,做什么要像什么。当和尚,要坚持好和尚的本分,当农民,要坚持农民的本分,各自有各自的本分。

我们内部很少称方丈 都称大和尚

华商报:22岁你就是少林寺的住持,直到1999年你34岁时被称为方丈。住持和方丈有什么区别?

释永信:实际上是一回事,住持和方丈都是一个人。过去很少叫方丈,都是叫住持。电影、小说上称方丈,大家就称方丈。其实我们佛教界内部很少称方丈的,都称大和尚。现在大家都喜欢有好的名头,好做事,怎么好听怎么叫,怎么大怎么叫,实际都是一回事。

华商报:住持一般是怎么选定的?

释永信:少林寺是个子孙庙,住持都是由前任定的,我们有这个传统,讲的是衣钵相传。任何一位少林寺的僧人,哪怕是住持和方丈,也只是少林寺发展历程中的一块铺路石。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秉承祖师的智慧和家风,只有这样少林寺才能更加兴旺。

华商报:寺庙里师父和徒弟的关系,跟大学里老师和学生的关系有什么不同?

释永信:区别很大。我们的衣食住行都是寺院提供的,包括我们的学习、修行都是,到了寺庙就像到了家一样。学生和老师的关系是临时的,而我们则是终身的。师徒之间情同父子,师兄弟之间亲如手足。

华商报:这点很像我们过去的传统私学。最近,四位全国知名大学教授,在西安的西北武术院开设私学授课,您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释永信:这种想法挺好的,现在的教育,老师在台上,学生在台下,老师面对着几十人甚至几百人,讲的什么,学生愿不愿听,老师也不知道。而开设私学,能够很好地沟通、很好地交流。另外,这种传统的私学教育方式,除了知识的教育外,人格的教育也都会有很大的帮助。

对原则问题决不让步

华商报:近年来,少林寺尝试了很多比较超前的举措,有人会说,商业化的色彩是不是过于浓厚了?

释永信:我们并没有把少林寺本身拿出来进行商业化的操作,因为这是我们的信仰。我们拿出来的是经过提取的少林文化,只是进行了文化方面的产业化操作。寺庙的生存环境和过去发生了很大变化,身处商业社会,无法回避却也让人两难。如何因势利导济世度人,但又不被商业给度了去,这对少林寺确实是一个挑战。可以说,你不化它,它就必然化你。所以我们必须摸索走出一条路子。一方面我们要适应发展,不断提升素质和信仰;另一方面,也要主动入世,以正念正行引导佛教文化及禅武文化的发展。如果僧人们天天讲普度众生,但是不到众生中去,那这一辈子也度不了几个,也就空有慈悲之心了。少林寺之所以在这些方面超前,是因为犹豫、被动让我们吃了太多的苦头,现在不过是亡羊补牢罢了。

华商报:你怎样看待社会上对你的非议,甚至一些传言?

释永信:如果对所有人的评价都非常在乎,那啥也做不成了。看准的事情我会努力去做,对原则问题我也是决不让步。

华商报:常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你如何保证自己不乱?

释永信:啥事我都能够顺其自然去做,动身不动心,劳神不劳心,只要心性把握得好,就不觉得什么了。

华商报:下一步少林寺还有哪些大的推广计划?

释永信:总的来说,任何事情都随缘,顺其自然。另外,我们信徒很多,有好的因缘,有好的、新的想法,我们感觉也蛮有意思的,能鼓励就鼓励,能支持就支持。佛教讲随喜功德,别人做好事,我们没能力,我们跟着赞叹,也有一分功德。至少我们心里也能跟着一块喜悦。心生欢喜,自身也是一种受益。这也是佛教的教义,也是佛教的传统。

华商报:听说过去有五大少林之说?

   释永信:元朝是少林寺的鼎盛时期,当时在全国,像长安、蒙古、天津蓟县、山东等地,有五处设有少林。在我们省内,这几年经过我们田野调查,南面远到信阳,北边到安阳,东边到商丘,西边到三门峡,能查到的,不同历史时期与少林寺有关的寺庙,就达到130多处。少林寺历史上是中原的大寺,他对整个中原的佛教也都有带动作用。

   华商报:你是否有意在长安恢复西少林?

   释永信:恢不恢复这不是我的权力,一切都随缘,缘分到了,信众需要了,顺应大家的愿力,自然也就恢复了。现在也没有必要刻意地去恢复。

   华商报:你心中的少林是什么样子?

   释永信:少林寺是一个延续了1500多年历史的子孙丛林,是一个大家庭。我希望有一天,这个大家庭里人才济济,禅师如林,就像我们所在的少室山林一般茂密,这才是我心中的少林寺,那一天,才是少林寺真正中兴的时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