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木扬·图布丹:希望佛教文化能在家乡"代代相传"


 

 

“希望佛教文化能在我的故乡‘代代相传’”

——专访雍和宫前任住持嘉木扬•图布丹

  新华网内蒙古频道10月28日电(记者郝剑 常荟 董璐)金秋十月,记者来到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杭锦旗的沙日特莫图庙,走进主持修缮这座寺庙17年,并于近日捐献出佛教界最高圣物“释迦牟尼佛真身舍利”等二百余件文物的佛教大师——雍和宫前任住持嘉木扬•图布丹的内心世界。

  “故乡是我的根,我从来没有忘记过这里”

  “和蔼慈祥”是记者见到嘉木扬•图布丹的第一印象。这位阅尽世情的老人,举手投足间都带有一股超脱之感,下巴上飘逸的白色胡须更显仙风道骨。而在与图布丹交谈的过程中,他渊博的学识和宽厚待人的处世态度更是让记者叹服。

  谈及与沙日特莫图庙的结缘,图布丹目光上扬,开启了自己尘封多年的童年记忆。“沙日特莫图庙是我佛学启蒙的地方,也是我的人生起点,”他说。1931年,7岁的图布丹在沙日特莫图庙剃度出家。在那个学校还很稀少的年代,寺庙成了图布丹学习知识的唯一地方。或许正因为年幼出家于此,图布丹心中生长出了对这片生养他的故土的一种割舍不断的深厚情感。

  “在外漂泊多年,如今回到故乡的感觉是什么?”记者问。面对记者的提问,图布丹沉默不语,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而记者也能理解这份沉默:七岁出家,十年苦读,遭遇战乱,投奔塔尔寺钻研佛学十五年获得格西学位,又受到政治运动影响,脱下僧衣被迫还乡,变为手持羊鞭的普通牧民,后入雍和宫担任讲师、住持——图布丹的一生颇为曲折。

  如今,图布丹已年近九旬。岁月在他的面庞上刻下深深的皱纹,但随着时间流逝而积累更多的是高深的佛学造诣。片刻的沉思后,图布丹说:“故乡是我的根,我从来没有忘记过这里,回来之后最大的感触就是家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我对家乡的热爱之心永远不变。”

  “释迦牟尼佛真身舍利”的捐献,只是图布丹善行济世和不求占有的佛家情怀的一个缩影,而在近期揭牌的沙日特莫图庙博物馆中,还陈列有他捐赠的其他二百余件文物。“这些物品是我在雍和宫收集的,如今我把这些物品带回家乡,捐献给新修建的博物馆,是希望能够在家乡更好地弘扬佛法。”
       

 

供奉于沙日特莫图庙内的“释迦牟尼佛真身舍利”。

  “希望家乡的父老乡亲能在自家门口念经拜佛”

  沙日特莫图庙(又名菩提济度寺)始建于明朝,距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是内蒙古自治区第七座被列为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庙宇,也是内蒙古西部最大的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寺庙。“这里宗教文化起源很早,在全国来说虽规模不大,但宗教文化底蕴很高,”图布丹说。

  图布丹告诉记者,这里早年是成吉思汗麾下一个造车部落的驻牧之地,佛教曾在此盛极一时。鼎盛时期,这里有寺庙68座,僧人两万余,占到当地男性总数的一半。现在规模虽不如从前,但是精神仍在,图布丹想延续这种精神:“我在家乡恢复修建一个寺庙,就是希望家乡的父老乡亲能在自家门口念经拜佛,而不用车马劳顿到很远的地方。”

  也许,这也是图布丹对“为何要倾其所有恢复寺庙”最贴切的解释。当外界众人对他恢复寺庙佛事活动和复建维修寺内四殿双塔等众多行为大加赞赏的同时,在图布丹身上,记者看到更多的是一种菩提智慧,一种以身弘法和普度众生的佛家情怀。

  1986年,图布丹开始一手主持修缮沙日特莫图庙,并将自己多年的积蓄尽数捐出。“文革的时候,除了被大队用来做仓库的几间房,寺庙没剩下什么东西。后来,我和其他几名僧人将这几间房要回,才恢复了寺庙的原有功能,”图布丹说。

  十余天前,沙日特莫图庙“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揭牌仪式在当地举行,数万名佛教信徒慕名前来瞻仰和礼拜,盛况空前。第十二世乌兰活佛、日布登道尔计活佛和赵永活佛等也来到沙日特莫图庙,共同为舍利诵经祈福。

  有人将沙日特莫图庙如今的辉煌归功于图布丹近二十年的努力,也有人说,没有图布丹,“释迦牟尼佛真身舍利供奉地”、“沙日特莫图博物馆”等都不会成为沙日特莫图庙的代名词。

  但图布丹却说:“出家一生,我只是想把这些经卷、佛像捐给家乡,表达我对已故师父的怀念之情。”
       

 

10月11日,嘉木扬•图布丹大师一行在沙日特莫图庙博物馆内参观。

  “希望佛教文化能在我的故乡‘代代相传’”

  在图布丹捐献出的二百余件文物中,“释迦牟尼佛真身舍利”是最珍贵的一件。这枚被封藏在藏红花映衬之下的水晶舍利塔座中的舍利直径约1厘米,洁白无瑕,灵光四射。

  谈及这枚真身舍利的来历,大师总是淡笑不语。几经追问,他才略作透漏:这是一枚经过认证的“释迦牟尼佛真身舍利”中的骨舍利,历经辗转到达台湾,在台湾一次国际佛学学术交流会上,舍利的持有者因缘相赠。

  据图布丹介绍,这枚“释迦牟尼佛真身舍利”非常珍贵稀有,一年内只能朝拜3天,其余的时间都要保护起来。“我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瞻仰到‘释迦牟尼佛真身舍利’,将舍利供奉于沙日特莫图庙,既为当地人带来虔诚拜佛的便利,又可以提高僧人的修为以及寺庙的灵气,”图布丹说。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政协常委,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20年来,图布丹先后接待过300多位国家元首和国际知名人物。他还曾代表中国佛教协会与许多国家和地区的佛教代表团进行了互动交流,扩大了中国佛教事业的国际影响。

  图布丹告诉记者,他所捐赠的这些字画、法器、佛经和佛像都是别人馈赠的,也是佛教文化传播的极佳载体。“佛不能有私,寺里寺外的东西永远供大家烧香礼佛,”他说:“只有国家稳定、社会发展,宗教才能兴盛,我希望信佛的人们都能把学经和做人统一起来,把爱教和爱国统一起来。”

  谈到心愿,图布丹说:“我最大的希望就是佛教文化能在我的故乡代代相传”。在图布丹的努力下,这座十几年前只剩一些颓败古建筑的沙日特莫图庙,如今已焕然一新且香火鼎盛。而世人们也将永远铭记这位佛学大师为此所作出的努力。 (编辑: 康文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