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毛泽东时代方出如此好干部:副部长夫人烧锅炉,感动李鹏!


   


省委书记夫妻和一所乡村小学

  1992年7月,胡富国出任山西省副省长、代省长;1993年春,在山西省人民代表大会上,全票当选为山西省省长;1993年9月始,任山西省委书记。胡富国刚到山西省时,到吕梁山区考察。回来的路上,看到崖下有几眼破窑洞,他临时要求停车,要上去看看。原来这是桥峁村小学,一至四年级,25个学生,就在一间破窑洞里上课。窗户上没玻璃,课桌都是用石块和泥垒的。胡富国看着眼前的情景,流下了眼泪。他问原吕梁地委书记,这样的学校多吗?原吕梁地委书记说:“农村的学校,不少还是这个样子。”

  胡富国临走时,对老师和孩子们说,明年我一定要让你们搬进新教室。回到太原后,他召集有关部门,拨出专款,作出了两年内解决全省中小学校危房问题的决定。胡富国把在桥峁村小学看到的情景跟妻子说了。常根秀去买了25个书包,每个书包都装着铅笔盒、作业本、铅笔、橡皮,然后托人给那个学校送去。不久,学校托人给胡富国捎来一双鞋,鞋里有双针脚密密的鞋垫,是孩子们的母亲共同做的。一年后,学校还送来了孩子们在新校舍前升国旗的照片。此后8年里,胡富国夫妻一直和吕梁山桥峁村小学的孩子和老师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常根秀不时托人送文具给孩子们。

省委书记给工人唱戏

      老书记说:我修太旧路 一不借债 二不向上级伸手,我就想验证一下毛泽东思想还行得通行不通,放手发动群众,依靠群众,结果圆满建成了太旧路 ,这说明,毛泽东思想没有过时,中国离不开毛泽东思想,如果离开毛泽东思想,就会黄世仁回来,就会俩极分化 富的几百亿 几千亿 穷的病了连五千块的救命钱也没有。

  胡富国在山西八个年头,经手修建了太旧高速路、引黄入晋水利枢纽、阳城发电厂三大工程,被山西省的老百姓称为地上、地下、空中三条大通道。

  修太旧公路的那些日子里,常常下了班后,胡富国说,走,工地上看看去。他一共去了36次工地,常根秀原想病退成为专职妻子后,能好好照顾丈夫,现在反而更见不着他了。有一天,胡富国出门上班时,她问他晚上是否回家吃饭。胡富国说:“回来。”晚饭做好后,左等右等他也没有回来,一直到晚上8点多常根秀才打通电话。原来胡富国从太旧公路现场办公后,临时决定去机场上北京。电话接通时,胡富国正坐在邹家华的家里汇报工作:“副总理,我为太旧路而来,现在碰到困难,过不去了。” 邹家华劝说:“不要急,你们要有信心,要为山西人民把事办好,国家会支持的 ”

  春节,胡富国从北京请了山西老乡郭兰英等,到工地上慰问演出。数千名工人一齐喊:“胡书记,唱一个。”胡富国说:“我不会唱歌。”工人们不依不饶,掌声经久不息。胡富国一高兴,说:“唱歌,我的确不会,太旧高速修成后,我给你们唱戏。”“好!”工人们一片欢呼。

  5万人先后苦战3年,终于在1996年6月建成了我省第一条高速公路,这也是全国第一条山区高速公路。还创下了当时三项全国之最:工期最短、造价最低、质量最优。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在太旧高速路完工后举行的劳动模范表彰大会上,省委书记竟然粉墨登台,亲自唱了一出山西上党梆子。以往有演出,都是领导坐在台下的,何曾见过一个省委书记上台给工人演戏?工人们把巴掌都拍红了。有些工人看着笑着,都落泪了。

  太旧公路使得封闭的山西终于有了与外界相连的畅通大道。沿太旧高速路上北京,只需要5个小时。一时间,坐长途汽车逛北京城成了太原人的新时尚。太旧高速路修建中,有8名工人血染路面。胡富国下令修建太旧烈士纪念碑,年年亲自去献鲜花。他说,太旧高速路修好了,老百姓把功劳都算到我们头上了,可是,这8名工人,把性命都搭了进去。

大妹去世妻子瞒着他

  山西穷,是因为没有水。胡富国决心上马引黄的万家寨水利枢纽,年引黄河水26亿立方米。引黄工程在重重困难和干扰中动工。1997年5月底,一位中央领导到万家寨引黄工程工地上视察。恰在此时,胡富国的大妹妹和丈夫因车祸双双去世。常根秀闻讯,一边强忍悲痛处理后事,一边嘱咐家人对胡富国封锁消息,不要影响他工作。

  处理完大妹妹和大妹夫的后事,常根秀累得病倒,住进了医院。送走领导后,胡富国赶往医院去看妻子。他一进病房,常根秀就痛哭失声。小儿子哽咽道:“爸爸,你一定要挺住。大姑和大姑夫,因为车祸,在5天前去世了。”这句话像惊雷一样炸开,胡富国两眼一黑,顿时晕了过去。15分钟后,胡富国才醒来,眼泪大滴大滴地从脸上淌下来:“家里困难,妹妹为了供我读书,读完高小就辍学,出嫁后她不断帮助我。临死却没能见最后一面……”

  万家寨水利枢纽终于完工了。它是黄河上仅次于小浪底的大工程,与小浪底工程几乎同时完工,但当时媒体鲜有报道。万家寨水利枢纽对于山西至关重要,至今,仍是太原的生活和工业用水的有力保障。

  阳城电厂是胡富国向中央要来的。中央原本打算在江苏修建一个燃煤发电厂,胡富国力争,说把山西的煤运到江苏,成本太高了,不如建在阳城。当时国家计委的一位处长来现场考察,胡富国不仅亲自去接,还为处长拎包。有人笑他:“有损官格”。胡富国不以为然,说:“如果人穷还端着架子等天上掉馅饼,那不是要饿死吗?”阳城电厂建成了,它不仅缓解了晋煤外运的难题,还成为了山西的利税大户。

  常根秀有一次坐大巴走太旧公路时,听到乘客在议论胡书记。一个说:“一走太旧公路,就想起胡富国胡书记。”另一个说:“胡书记说实话、办实事,打下了咱山西经济发展的基础。看看山西现在赢利的电厂和煤矿、畅通的高速公路,看看维系山西人生命的水利工程,如果没有当初胡富国卖命努力,如果没有胡富国把数百家军队办的煤矿清理出去,山西的煤炭市场哪能有今天这样好啊?但是,胡富国因此也得罪了一些人,可是老百姓的心里有杆秤。”

  常根秀闻言,鼻子一酸,用手背悄悄抹去眼泪。这话一定得讲给丈夫听。

沧海桑田情依旧

  1999年6月,胡富国调离山西,8月出任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副组长。卸任省委书记胡富国坐火车离开山西那一天,火车站前的广场上聚集了几万名前来送行的父老乡亲。送别的人们不愿离去,他们流着泪喊:“胡书记,给我们讲几句。”胡富国被人扶上了一辆吉普车的车头,有人递上了话筒。他站在车头上演讲。数千人流着眼泪鼓掌,一遍遍高喊:“胡书记,你是我们的好书记。”“胡书记,常回家看看。”

  胡富国秘书的日记,详细记录了他离开山西前的行程。1999年6月7日,胡富国离任省委书记的前一天,他来到太旧烈士纪念碑,再一次献花篮。8位烈士的家属也赶来了;他们拉住胡富国的手,流着泪说:“胡书记,你要调走?你不要走。”中午,胡富国和烈士家属一起吃饭,他事前已让女儿从银行里取出5000元,饭桌上给8位烈士的家属每人封了红包。他每年都拿出自己的工资,让妻子出面给8位烈士的家属送慰问金。“去了北京,就不能年年见面了。”他说,“你们要把孩子好好养大,让烈士的在天之灵有个安慰。”

  三年后,胡富国退居二线,任中国扶贫开发协会会长。离开山西几年后,胡富国和常根秀来到平遥。胡富国怕人认出,特地戴了副墨镜。在城墙下,几个三轮车夫觉得此人面熟,问:“你是不是胡书记?”胡富国不得不摘掉墨镜,这时,周围的百姓全都围了过来,他们围着胡书记说个不停,把一条街堵得满满的,还有人兴奋地鼓掌,高喊:“胡书记,常回家看看。”听说胡书记要上城墙,他们又不由分说,把三轮车抬上了城墙,要让胡书记和常根秀坐他们的车,在城墙上转一圈。收费口为胡富国敞开了大门,几百名群众跟着胡富国上了城墙,簇拥着他。

  胡富国夫妻徘徊在城墙上。秋风萧瑟,多少往事一齐涌上心头。不管有过多少轰轰烈烈,不管个人付出了多少,不管曾有多少艰辛甚至委屈,老百姓没有忘记,这就足够了!

轮值主编:
本网部分文稿源于网络,版权归原创,本站整理发表的目的在于公益传播,分享读者。
如您不愿参与公益共享或认为权益受到侵犯,请与编者联系,我们核实后积极回应诉求并及时删除,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