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礼》--作者·韩东军

(韩东军1968年在陆军第54军第135师第405团2连)

  1967年夏,我本应从重庆三中(南开中学)初中毕业,并升入高中学习。然而,突如其来的文化大革命,彻底碾碎了少年的读书梦。为了回避血雨腥风的派系武斗,父亲韩怀智将我和三中同学霍开元(高1968级4班)、霍羊城(初1968级2班)兄弟一起下放到四川华蓥山的54军高滩农场劳动锻炼。1968年2月1日,我们三人正式入伍,又同乘一台车赴54军各自连队报到。

(韩东军1974年在陆军第54军第162师政治部保卫科)

  2010年,我光荣退休,转眼间从戎42年,脱下了心爱的绿军装。蓦然回首,我是幸运者。当同学们上山下乡,我当了兵;当许多战友复员转业,我赶上了参战报国;当烈士们血洒沙场,我活着从战场归来。当兵打了仗,此生无憾。经历了战场生与死的考验、火与血的洗礼,我得以心灵净化,大彻大悟。

C:UsersT96AppDataLocalTempWeChat Files9bdd01945424991c44caebc07ac309.jpg

韩东军在攻克高平后留影

  1978年12月,越南当局为推行地区霸权主义,武装入侵柬埔寨;在中越边境挑起武装冲突,侵我土地,毁我村庄,杀我军民。对越南背信弃义疯狂反华的行径,是可忍孰不可忍。军委主席邓小平决定进行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给越南侵略者以应得的惩罚,以求得我国边疆地区的和平与安定,为刚刚开始的改革开放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大战将至,军营里人人热血沸腾,个个摩拳擦掌,决心书、请战书、挑战书、应战书纷至沓来。当时,我在陆军第54军第162师政治部保卫科当干事,一心想到一线作战,即向组织提出,坚决要求下到团里参战。很快,上级批准了我的请求,任命我为第162师炮兵团政治处保卫股长。随即,我打起背包,走马上任,投入到紧张的临战应急训练。恰巧,我爱人徐秀春所在的武汉军区军医学校放寒假,从河南平顶山来到安阳师炮团驻地探亲。白天,我忙着到各连找官兵谈话、座谈,进行思想摸底,解决基层问题;晚上,爱人帮我一起汇总、整理调研情况;夜深了,再做上一碗香喷喷的夜宵,从精神上、生活上给予了极大的支持与藉慰。春节快到了,但随着战事的临近,上级要求所有临时来队家属即刻离队。我送爱人登上离别的火车,当列车启动的那一瞬间,只见爱人眼眶里滚动的泪水止不住地淌下,我俩虽无语,可各自内心都明了,这一别能否再见?

C:UsersT96AppDataLocalTempWeChat Filesb25271bc09b4ccfe62d2e27c051e74.jpg

韩东军(右)与85加农炮7连张昌顺连长在炮阵地上

  1979年2月12日2时,我师奉命由河南安阳向广西崇左机动,部队乘火车沿京广、湘桂线,于17日全部到达边境集结地域,担任广西方向战役预备队。17日凌晨,边境线上炮声隆隆,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急忙跑出观望,炮火映红了半边天,几架飞机从头顶上呼啸而过,战争真的打响了。

  2月19日1时,我师接到向龙州水口方向机动,接替第42军第125师攻打越南复合的命令。我团政治处汤其昌主任连夜将我们几位股长叫到一起,由林建超股长执笔,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不一会便拟制出《第162师炮兵团战时政治工作指示》,股长们分别到各营做了口头传达。战时保卫工作的主要任务是做好巩固部队和指挥所警卫工作。由于前线吃紧,任务急迫,第54军前进指挥所(军前指)命令我师各团乘汽车从行进间加入战斗。15时许,我团车队通过水口关大桥快速驶入越境,公路两侧硝烟未尽,满目疮痍,弹坑累累,尸横遍野,烧毁的汽车只剩一堆扭曲的铁架,炸毁的坦克斜瘫在路边,一名牺牲的坦克兵半个身子吊在炮塔上,战争的残酷和惨烈一幅幅映入眼帘。突然车队停止行进,前车传来口令:“向后传,立即下车隐蔽”,大家迅速跳下车,翻入路边的堑壕。发生了什么情况?我探出头想看个明白。原来车队停在瞥敦孤山脚下,孤山上的敌人“哒哒哒”不时用高射机枪向车队扫射,子弹“嗖嗖嗖”划过头顶,打到堑壕上方的甘蔗地里,一片甘蔗齐刷刷应声倒下。又见敌人射击的火舌一露头,我85加农炮的炮弹就在火舌处开花,溅起一团白烟。一炮命中,弹无虚发。几炮下来,孤山一片寂静,敌人再不敢露头。我见身旁一位干事卷曲蹲着微微发颤,顺手撇了一根甘蔗递过去安慰道:“他打他的枪,我啃我的甘蔗,没啥事。”这位干事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在随后二十多天的作战中,枪炮声不绝于耳,也就习以为常,不觉恐惧了。

韩怀智军长(站中)与李九龙师长(座左)在指挥作战

  2月20日6时30分,步兵第485团向坂猪之敌攻击,请求炮火支援。我122榴弹炮1营、2营(24门炮)先行5分钟火力急袭,尔后全群火力行4发急促射,一发发炮弹出膛,震耳欲聋,整个大地都在颤抖,弹群全部覆盖目标,将敌火力点压制,步兵一举攻下敌阵地。9时50分,舟桥第84团第3营开始在平江架桥作业,当门桥泛水时,遭对岸着迷高地之敌猛烈射击,我师炮群3个152加榴炮营(36门炮)对敌行7分钟急袭射击,基本压制该敌。11时40分,敌又集中火力封锁架桥,我130火箭炮营(18门炮)对敌火力点行一个连齐射,顷刻间,114枚火箭弹喷出愤怒的火焰,咆哮着从天而降,敌高地顿时形成一片火海。我在炮兵阵地上看的真切,呐喊鼓劲,打的过瘾,实在解恨。12时30分,当架桥进入闭塞阶段,敌残余火力复活对桥头射击,我130火箭炮营再行1个连齐射,又是满天火流星,刺破长空,铺天盖地砸向敌阵,将敌残存火力点全部压制,彻底消灭。13时38分,浮桥架设完毕,沟通了复合至东溪的公路联系。这是出境作战我炮兵首次发威,首战告捷。

  为了及时、有力地支援步兵,我85加农炮营各连编入到步兵团前卫营、尖兵连的作战序列,以便随时投入支援步兵战斗,官兵将面临极大的危险与考验。对此,我将本股李国献干事下放到该营,以随营在火线开展工作。

  2月21日6时50分,步兵第485团尖兵7连攻打班占西侧长形高地,配属的85加农炮9连在公路上立即停车摘炮,将6门火炮推至长形高地150米处占领阵地,距敌火力点最近处仅500米,各炮以直接瞄准摧毁目标,太近的目标就利用炮膛觇视瞄准进行射击。敌发现了我炮兵阵地,轻重机枪、火箭筒、迫击炮雨点式地扑过来。其中1发迫击炮弹落在2炮后侧,炸伤4人,副班长王聚华7处负伤,仍坚持装填炮弹,直至倒下。在全连伤14人的严重伤情下,李成忠连长、赵蜀川指导员率6名干部亲自上炮瞄准射击,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极大地鼓舞和激励了士兵的斗志。该连顽强战斗,发射炮弹125发,摧毁敌火力点等21个目标,协同步兵歼敌91名,创造了“火炮上刺刀”近战歼敌的奇迹。战后该连荣立集体一等功,广州军区授予“英雄炮兵连”称号;授予王聚华“二级战斗英雄”称号。

韩怀智军长(中)与姜显臣军副参谋长、唐硕作战处长研究作战

  在以后的作战中,我师炮兵团越打越勇,步兵指到哪,炮兵就打到哪;步兵随时叫,炮兵随时打。3月2日11时30分,步兵第485团6连尖兵班在耕蛮北侧山垭口,突遇敌三面交叉火力射击。随步兵跟进距100米的85加农炮8连,来不及调车和挖驻锄,当即在公路上摘炮调架,开架就打,全连6门炮于90秒内相继开炮,快速地压制和摧毁了敌目标,充分发挥了“战争之神”的威力,步兵弟兄们欢呼“炮兵万岁!”

  深入越境,我在明处,敌在暗处,加之地形复杂、生疏,团指挥所时刻面临敌特工队的袭扰。2月23日晨,团指挥所准备开拔,协同友军围歼高平。我团王显尧政委蹲在一石头旁解便,发现附近草丛在晃动,王政委警觉地高吼一声:“什么人?”对方未答,草丛动静更大,王政委掏出手枪朝晃动处打了一枪,一名越军举起双手从草丛处站了起来。我听到枪声急忙跑过去,王政委乐呵呵地押着俘虏走了出来,经审问是个被我军打逃窜的散兵。虽然团首长抓俘虏被传为一段佳话,可我始终感到后怕,万一那名越军散兵胆子大点,后果不堪设想。此后,我越加小心谨慎,不敢有丝毫懈怠,不论指挥所是开设还是宿营,只要停留在一处,都要派出小分队搜索周边,严密设防,确保指挥所万无一失。

  3月1日12时,军前指令我师攻打广渊,打通广复公路。14时30分,全师由高平分两路奔袭,合围广渊。行进途中,团指挥所车队暂停路边待令。警卫排向我报告,公路附近山上有一个山洞。为防意外,探个究竟,我带了一个警卫班向山洞搜索前进。山洞位于半山腰,我们隐蔽地爬到洞口处,向洞内窥视,未见人影。洞内约4米见方,满地堆着TNT炸药、雷管、导火索和成箱的火箭弹、子弹,大洞内侧连着一个小洞,洞口能容下一个身子,洞内通道深不可测。看来这是越军的一个屯兵洞和封锁公路的火力支撑点,或许迫于我军的强大攻势与压力,而仓促逃跑。有个战士提出是否再钻进小洞侦察,我未同意。我指示战士们将散落的炸药、雷管、火箭弹和子弹都堆放在一起,并计算好导火索的长度,一头装上雷管,插入炸药,另一头装上拉火管,先让战士们撤离,我同班长留在最后,拉响拉火管,眼见火苗“嗤嗤嗤”沿着导火索往上窜,我俩从容地下了山。当我回到车旁,听到轰隆一声巨响,一大股浓烟夹杂着石块冲出洞口,如果小洞内藏有越军,不被炸死,也会被震死。

1.jpg

韩怀智军长(中)在军前指指挥作战

  3月2日11时,我师攻克广渊,全歼守敌。下午15时,我团指挥所路经广渊县城,与军前指不期而遇。我坐在卡车的副驾位置上四处张望,突然发现在一棵大树下站立的军人那么面熟,定眼一看是家父韩怀智(时任陆军第54军军长)。我立即停车,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去,向父亲敬了一个庄重的军礼。父亲有些惊讶,父子俩竟在战场偶遇,开口便问:“打仗表现的怎么样?”我答:“没有给您丢脸,昨天我率一个班炸毁了敌一个屯兵洞。”父亲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干的不错。”又严肃道:“老子不怕死,你也要不怕死,在祖国需要的时候,要敢于冲锋陷阵!”我坚定地回答:“是,记住了!”并嘱咐父亲也要保重身体,随即向父亲敬了个军礼,转身跑回卡车,追赶部队。

  我在作战中恪尽职守,坚决服从命令,努力做好巩固部队等工作,圆满完成上级赋予的各项任务,全团无一非战斗减员。战后,我所在保卫股荣立集体三等功。

  3月16日18时,我162师全部班师回国,作战26天,5战5捷,歼敌2085名(其中毙敌2017名、俘敌68名),牺牲烈士266名,我师被中央军委荣立集体三等功,打出了军威,打出了国威!

  时光荏苒,这场战争已经过去40年,也许会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却是我永远珍藏的记忆。每当想起一同浴血奋战的烈士,他们为国捐躯,长眠南疆,我们活着的人还有什么私欲不可抛弃,还有什么杂念不可舍得,在烈士英灵面前,一切蝇营狗苟、追名逐利都显得黯然无光。战争铸就了对祖国的忠贞、钢铁般的意志、勇往直前的魂魄,我们希望新时代儿女将这些宝贵的精神财富传承下去,担当起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重任!

  后记:在重庆南开中学八十三华诞之际,我应《忆南开》编委会之约,撰写拙作,以报答母校的培育之恩。同时,谨以此文纪念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胜利40周年,并深切缅怀长眠南疆的烈士。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C:UsersT96AppDataLocalTempWeChat Filesd954c3e8da3dbdd6921c8c3e995e79b.jpg

(韩东军2010年在防化指挥工程学院)

  作者简介:韩东军,曾用名韩南军,河北平山人。1968年2月入伍,中共党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合同战役指挥班毕业,中共中央党校政治经济专业毕业,大学本科学历。曾任中国军事科学学会会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械维修工程学会理事,《中国大百科全书·军事》“化学生物武器和防核化学生物武器技术”学科主编与条目撰写人,中国人民解放军防化指挥工程学院副院长,少将军衔。荣立三等功1次。曾在重庆第三中学(现重庆南开中学)初1967级2班学习。

  (编发:新媒体头条、编辑:成才、总编:熊亮,公益信息丶欢迎转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