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侨胞夏陆欣:“红娘”成功有秘诀



  采访捷克侨胞夏陆欣,你需要有足够的耐心。因为他谈论自己的事情很少,而谈起别人的事情却没完没了,真的进入了“红娘”的境界。最近,我花了好几个小时在北京采访了他,才勾画出他的人生轨迹一二。

  做事情要有前瞻性

  夏陆欣1989年毕业于北航电子自动化控制专业,1990年出国,先后在意大利、匈牙利生活,1991年到了捷克。1993年开始在捷克注册公司,开商店,从事服装批发、贸易生意。2001年开始酝酿转型,从服装生意转向高科技产业。2004年开始做“农业医生”。

  在国外做服装生意,是他早期立足、生活、创业的根本之道。他说:“因为那时捷克缺少轻工产品,很多中国人移居到捷克生活,都是靠做服装生意起家的。”

  但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他心里清楚地知道,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因为随着社会的发展,以中国廉价商品为支撑的服装、贸易业很快就会成为夕阳产业。他要寻找新的产业,可持续发展的产业。

  那么,什么是朝阳产业呢?他利用自己英语和捷语都很好的优势,获知环保、新能源和生物工程,将是潜力巨大、具有良好发展前景的产业。

  同时,他也认识到,他有“侨”的优势,把朝阳产业引进中国,为自己的祖国做点事情,是他作为侨胞义不容辞的责任。

  找到一块“敲门砖”

  那么,找对大方向后,又该如何入手呢?

  2004年的一天,他到山东寿光去参加世界蔬菜博览会,让他的灵光闪现。在寿光的3天时间里,他形容自己是“学完了一门植物学”。生活在欧洲的他发现,当时的蔬菜病害防治主要靠化学农药,而化学农药的残留问题又解决不了,必然对人体造成伤害。他同时也注意到,中国的标准和欧洲的安全食品标准相比差距很大。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升,中国对食品安全问题会越来越重视。所以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让祖国人民也吃上安全食品,达到“让蔬菜摘下来就可以吃”的目标,使用生物农药是一个突破口。

  带着这个发现,他找到了捷克国家科学院25年的研究成果——世界最高端的寡雄腐霉微生物杀菌剂,并通过市场化的手段引进中国,使之成为进入中国生态农业的一块“敲门砖”。

  2009年,北京比奥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他担任董事长。同年,该产品拿到了农业部的农药登记证,获准在中国使用,广泛用于蔬菜、水果方面的病害防治。

  夏陆欣说:“要实现这个转型,贵在有坚定的信念,贵在能够坚持。”为了这个产品的推广应用,9年的时间里,公司陆续投入数以千万元计的资金。“好在中国生态农业的春天已经到来,环保和食品安全越来越得到政府和民众的重视,所以我的投入不但在今天有了收益,前景也会越来越美好。”

  勤奋的“空中飞人”

  现在,夏陆欣的目标是,利用生物技术,给中国的生态农业提供一个最终的解决方案,彻底解决农药的残留问题。这个方案是包括生物杀虫剂、生物杀菌剂、生物生长调节剂、微生物肥料的针对不同农作物的配套组合技术。

  为了这个目标,夏陆欣要寻找许许多多的合作伙伴。和中国农科院水稻研究所合作,在浙江富阳做水稻上的应用技术试验,已经做了7年了;和北京市农业局合作,做控制农业面源污染项目,已经3年了;和吉林水稻所合作,研究解决水稻的青枯、立枯技术;和甘肃合作,解决苹果树的腐烂病问题……

  为解决这一个个问题,夏陆欣做起了“空中飞人”。他把捷克在这些方面的好技术、好产品引进来,把要解决的问题提出来,让两边的专家加以研究解决。为此,夏陆欣坐着飞机在中国和捷克之间穿梭;为此,“合作”、“对接”成为夏陆欣口中的热词。

  “所以,我做生意的秘诀就是,做一个热心的红娘,做一个细心的红娘。”也就是在夏陆欣的热心呵护下,他的公司一天天壮大起来。

  夏陆欣还是捷克旅捷华人联合会的副会长。他对这个协会的理解就是“对接的平台”。他说:“我在这个协会中就是一个服务人员,华人与当地政府官员的沟通,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去,把中国缺少的东西引进来,把好的东西、好的产品引进来,就是这个协会的任务。一句话,就是一座桥梁的作用。而我们侨胞,就是这一座座桥梁。”

轮值主编:
本网部分文稿源于网络,版权归原创,本站整理发表的目的在于公益传播,分享读者。
如您不愿参与公益共享或认为权益受到侵犯,请与编者联系,我们核实后积极回应诉求并及时删除,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