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7名女精神病患疑被弃东莞 院方称走失忘报警

昨日,南城汽车站,滞留的几名患者情绪有些急躁,其中一位安抚坐在地上的同伴。南都记者刘媚摄

原标题:珠海7精神病患滞留东莞南城车站25小时

入夜时分,其中一名在精神病医院绰号为“黑妹”的乘客连连大小便失禁,车站工作人员第一时间取来自己的衣裤,带她到卫生间换上,还帮着把已经被尿液弄湿的脏衣服冲洗干净,再拖好地面,安抚她入睡。

热闻快读:日前,东莞南城车站出现了一批特殊的乘客,她们大多时间都呆坐在车站候车大厅,感到饥饿时就在垃圾桶里翻找食物,感到困顿就席地躺下,其中一名乘客还不时大小便失禁,引来诸多围观。这批乘客共有七人,均为女性,自称来自珠海香洲一家精神病医院,有护士以送回家为由把她们带到东莞,而后护士消失。

南城警方初步怀疑这批特殊的乘客系被精神病医院遗弃在此。昨日下午,这批乘客在南城车站滞留超过25小时以后,南城警方联系上这间名为珠海白云康复医院的精神专科医院,并协调院方把这批乘客送回珠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院方否认遗弃说,只承认有医护人员出现工作失误,在安排这些病患回家期间与病患不慎走散。

特殊乘客:医护人员让我们在这里等

南城车站提供的监控视频显示,这批特殊的乘客在前日下午2时许,成排进入南城车站公交候车大厅。进入时,部分乘客手牵着手,身边未见有制服穿着的医护人员。

这批乘客特征明显,都是拖鞋、碎花睡衣装扮,身上没有携带大件行李,除其中一人留有长发之外,其余人员均留着寸头。起初,这批乘客表现正常,都乖巧地坐在大厅靠门第一排座位上,齐刷刷朝车站候车大厅左侧的售票处张望。过了几分钟,其中两名乘客突然起身,在第一排座位附近的垃圾桶里翻找起食物,还有名乘客半路拦截了一名并不相识的女乘客,强行夺过她手中的糕点,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女乘客大惊,车站工作人员迅速到场。在带袖章的车站安保人员面前,这批乘客表现温顺,之前那名抢夺食物的乘客也赶紧回到座位上,把双手摆放在大腿上,就像是小学生上课一样,认真聆听工作人员说话。当问及为何抢夺他人食物时,这批乘客支支吾吾了好一会,简单地回答,“饿,我好饿,我要吃东西”。

这批乘客中有一名叫阿英的女性自称上过大专院校,表达相对清晰。她向安保人员介绍,一行七人均来自珠海香洲一家精神病医院,当日上午在医院自由活动时,有医护人员告知她们的病好了,可以回家。于是,七人跟随医护人员从医院徒步走到公交车站,再搭乘公交车到达香洲客运站,再上了辆珠海直达大朗的车。车行至南城车站时,医护人员安排她们下车,并指着车站候车大厅方向,让她们在那儿等着,她买好车票就过来送她们回家。后来,这名医护人员一直没有出现。

阿英说不清楚自己所住医院的名称,也说不清那名医护人员的模样,只强调出门前她们都服用了治疗精神病的药物,因此感觉头晕犯困、身体酥软、走不动路更记不清事。或许是误把带袖章的安保人员当成正式民警的原因,阿英还苦苦哀求安保人员不要抓那名医护人员,说“都怪我们自己走不动路,跟不上护士的脚步”。

好心车站:工作人员多次送来食物

闻听这些叙述,莫名被夺食物的女乘客不再追责,还主动提出要留一些钱,让车站工作人员买些吃的给她们。女乘客的请求被车站工作人员婉拒。一名刚入职、还没领工资的胡姓保安在车站士多赊了几瓶八宝粥,让她们垫垫肚子,其余工作人员则赶去向上级汇报,同时联系南城车站警务室的民警。

车站管理人员与民警同期赶至,通过对这批特殊乘客言谈举止的观察,管理人员与民警基本确认这批乘客精神均有些失常。车站方面随即安排人员在车站周边搜寻这批乘客口中的医护人员,民警也第一时间联系南城公安分局指挥中心确认是否有接到关于走失人口的报案。遗憾的是,没有相关报警,也没有那名医护人员的消息。

随后长达25个小时的时间内,南城车站在警方的安排下对这批特殊的乘客进行照管。车站方面安排工作人员24小时轮班守候这批乘客。视频显示:车站工作人员曾多次为这批特殊乘客发放食物和饮料,这批乘客中的其中一部分乘客对塑料包装没概念,接过塑料包装的糕点就张嘴咬,车站工作人员见状赶紧一一为她们拆除包装。再之后发放食物时,工作人员都会拆除塑料包装,拧开饮料的瓶盖。

视频监控还显示,入夜时分,其中一名在精神病医院绰号为“黑妹”的乘客连连大小便失禁,车站工作人员第一时间取来自己的衣裤,带她到卫生间换上,还帮着把已经被尿液弄湿的脏衣服冲洗干净,再拖好地面,安抚她入睡。上述胡姓保安只带了五套衣服来东莞打工,他也为“黑妹”贡献了一套自己的衣裤。

据乘客介绍,有人上前围观时,工作人员没有直言这批乘客是精神病患,而是说她们不舒服,需要多通风,劝大家别围观。

7名病患来自珠海白云康复医院

车站工作人员尽心照顾这批特殊乘客时,南城车站警务室民警也在为妥当安置这批乘客努力奔波。民警根据阿英的讲述,联系珠海方面寻找这批乘客口中“香洲精神病医院”,珠海方面回复称珠海没有这样一家精神病医院;民警还找出当日所有经停南城车站的珠海跨市大巴,希望以此方式确定这批特殊乘客的来源,可惜大巴司机们对这批特殊乘客都没有任何印象。当晚,民警还逐一询问这批特殊乘客的身份证信息以及亲属电话,遗憾的是,除阿英外,其他乘客都提供不出相关线索。

昨日上午,南城民警调派遣送车辆,并联系东莞唯一的精神病专科医院———新涌医院以及东莞社会救助站。民警称,截至上午,警方唯一确认的是阿英的身份,警方联系到阿英的亲属,可其亲属并没有前来接其回家的打算,考虑到车站毕竟是公共场所,不容闪失,警方准备把这批特殊的乘客暂时送往上述两社会救助单位。

民警对两社会救助单位是否愿意接手这批特殊乘客没有信心,就在民警为难时,南都记者确认了这批特殊乘客所在医院信息。较早前,南都记者在与这批乘客沟通过程中注意到,这批乘客手上大多持有一个写着“女三区”及其姓名字样的信封,信封内装着这些乘客的少许私人物品。根据这些乘客的讲述以及信封上显示的姓名、病区,南都记者在珠海香洲找到一间名为珠海白云康复医院的精神类专科医院。南都记者致电白云医院于副院长,副院长确认阿英等人为该医院就诊病患。

南城警方随即与白云康复医院取得联系。昨日下午3时45分许,在南城车站滞留超过25个小时后,这批特殊的乘客被白云医院医护人员用商务车接走。交接过程顺利,这批乘客均顺从上车。记者注意到,坐上车的那一刻,其中一名乘客隔着车窗向车站工作人员挥了挥手,露出微笑。据称,这是该名乘客在南城车站唯一一次微笑。

[院方说法]

涉事护士:“一着急忘了报警”

南都记者了解到,医院并未为七名病患办理出院手续

白云康复医院是珠海最大的精神专科医院,属民营性质,现有在院病患超过四百人,分别住在六个管理区。南都记者了解到,这批特殊乘客均为该院第三区病患。该区设在医院住院部四楼,共有五名医生和十余名护士,南都记者在四楼见到,四楼两端均有大铁门把守,除每天两次自由活动外,病患平时都在这封闭环境内疗养。

昨日下午,白云医院简单介绍了这七名病患的来历以及滞留南城车站的原因。据院方介绍,这七名病患均为珠海警方送来,原因不一,有的是因为谎报警情,有的是因为躺在马路上,有的则因为言行明显异常;入院时间也不一,有去年年底送来的,也有今年七月送来的;七人中除阿英等三人能自述姓名、基本信息外,其余四人均说不清自身身份,暂由管理人员代拟姓名,比如黑妹。对于这次的滞留,院方称,通过治疗,当事人主动提出要回家,主治医生也根据病情发展,确认这七名病患身体状况允许其出院,在问清楚对应的家属所在或者家庭住址以后,医院才组织员工送其回家。之所以送至东莞,院方解释称,是因为其中有三人在东莞有亲属。

南都记者了解到,医院并没有为这七名病患没有办理出院手续,在安排出院之前,医院甚至没有联系送她们进医院的相关公安机关,也没有联系到她们的家属。医院对此解释称:“有家属接的,都办有手续,病好了我们自己送的,就由病区决定。”白云医院把病患滞留南城车站的责任都推卸给了两名负责送病患回家的护士。

南都记者随即找到这两名护士。两名护士分别为王妮、樊虹,据她们讲述,她们是在前日上午11时,按照医院要求,带8名病患赶往东莞的,期间有一个病患闹别扭,就没送至东莞,送往过程顺利,抵达东莞南城车站以后,樊虹前往售票厅询问前去外省的车票,而王妮则负责购买食物。王妮自述对南城车站不熟悉,也是第一次送病人,待其半个小时后回到分离的出站通道处时,发现这七名病患已不见踪影。两名护士自称在车站外围多次寻找,没有找到后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因此也忘了报警。

事实上,两名护士自称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时,七名病患就在离出站通道不足百米处的车站候车大厅,可两名护士都没有进站寻找便返回珠海。两名护士的直属领导、第三区负责人周主任则称,两名护士在下午四时曾打电话汇报过七名病患走失,可当时他因为病区新来病患,“忙得团团转,所以也忘了提醒她俩报警找人”。

[特写]

在滞留的25个小时里,这七名特殊的乘客在做出诸多异于常人的举动的同时,也表现出了一些人性共通的东西,比如对家的守护。

“袋子里装着我的家”

这七名病患有一人年龄稍大,始终抱着一个黑色塑料袋,一言不发地坐在角落,警惕地张望着来来往往的普通乘客。鉴于其完全抗拒采访,南都记者无法获知其姓名。

南都记者在监控视频中注意到,在长达25个小时的时间里,这名沉默的病患始终没有放开那个塑料袋。昨日清晨7时许,她在座位上熟睡,在翻转身体调整睡姿时,不小心险些撒开那个塑料袋。这时,只见她猛然坐起,抱紧塑料袋,再一次警惕地张望四周,之后再没见她睡过。

昨日下午,南都记者试图看看那个黑色塑料袋里到底装了什么,那名病患赶紧把塑料袋藏起来。通过阿英的帮助,这名病患总算勉强开口,她说,这袋子装着我的家。说话之余,她的眼角明显渗出泪花。据阿英介绍,该名病患从不把黑色塑料袋里的东西给大家看,据说里面装了她印象中的家庭住址。

精神病患的情感

在翻查视频过程中,南都记者还注意到另一个细节:前晚11时许,有一名绰号叫流浪婆的病患躺在车站大厅的地板上,阿英赶紧把她拉住。可流浪婆就是不听,用各种奇怪的姿势,比如跪着睡、趴着睡、爬着睡,来拒绝阿英的拉扯。无奈之下,阿英跪在地上,把流浪婆的头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不想,流浪婆仍然拒绝,甚至用脚踢开她,可阿英不离不弃,又一次把她拉回。双方僵持近两个小时,最后阿英坐在地上,流浪婆在其怀里入睡。

昨日下午,阿英解释了她的举动。她说,流浪婆是我的“男朋友”。

记者注意到,一旦没有工作人员和阿英聊天,她就静静地坐着,眼睛就会发红,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掉落。阿英说:“想到不能和‘男朋友’结婚,我就很伤心。”据其介绍,9月17日就是流浪婆的34岁生日,她很想在生日那天和“男朋友”结婚,可她没有身份证。在车站大厅,阿英时常温柔的和流浪婆说话,帮她擦汗,喂她喝水,可流浪婆不理,只是呆滞地看着她,可就算这样,阿英说:“我能从她的目光中看到深情。”

[疑问]走散还是遗弃?

昨日下午,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珠海白云康复医院于姓副院长否认了南城车站警务室民警提出的遗弃一说,只承认有医护人员因为年轻,没有经验,在工作上出现重大失误。可综合这些病患的表现以及医院医护人员的种种言论可以发现,院方的说法有着诸多难圆之处。

首先是出院背景。医院称,最新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明确规定精神疾病患者的非强制性权利,“只要病人主动提出,而医生诊治合规就会允许出院”。医院方面介绍,这七名病患主动提出要出院回家,主治医生也根据这七名病患的治疗情况,确认这七人身体状况已达到出院条件。医院方面还解释出院条件的标准为“通过观察,病人病情不再反复,言谈举止能够清楚对错之分,达到民事行为能力”。但在南城车站的25个小时内,七名病患中有三人始终一言不发,有一个抢夺他人食物,有一人大小便失禁,另有一人时躺时跪,又哭又闹,明显异于常人,七人中唯一表达相对清晰的阿英,还坚持认为那名绰号为黑妹的女性是她的亲生父亲。阿英称,这一点可以到各大医院验血检查证明。

其次是出院程序。周主任坦承没办理出院手续,没有通知送她们前来的警方,也没有联系到她们的亲属。院方对此解释称,这七名病患由警方送至,并无亲属或监护人,出院过程医院有后台记录,但没要求病人签名。南都记者就此咨询东莞新涌医院负责人,该负责人称,在未进行任何告知的情况下,安排出院不符合正规程序。

   最后是应急处置。根据病患阿英的说法,那名自称去购买车票的护士在与她们分开前,明确用手指了车站候车大厅的方向,让她们在那里等着。她们也顺从地成排地走进大厅,坐在大厅最显眼的靠门位置等待。视频监控亦显示,在长达25个小时的时间内,这些病患时常表现躁动,可始终不敢走出车站候车大厅半步,且总时不时走到大厅门口处朝售票处张望。而两名护士在发现病患走散后没有进车站寻找,也没有告知车站方面要求帮助找人,更没有第一时间报警。而其直属领导在获悉病患走失后,自称忘了提醒报警。对此,院方强调,“完全不可能是故意遗弃病人,要是故意遗弃,完全可以在天黑的时候,选择在没人的地方把病人丢下啊”。

   截至昨晚,院方只承认该事件暴露出有医护人员工作责任心不强,经验欠缺,也反映出医院的管理存在一定问题。医院正在对三名当事医护人员展开调查,接下来“该处理的、该担责任的,我们都会分清楚”。据了解,目前珠海市卫生局已介入事件调查,卫生局方面称将尽快了解事件内情,并向公众公布消息。

(来源:南方都市报 记者饶德宏 黄义 实习生杨文高 摄影:南都记者刘媚 陈坤荣)

(鹞子整理编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