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读时事:马云——互联网时代的“暴发户”?

今年3月,中国—2015CeBIT合作伙伴国活动期间,德国乃至整个欧洲都在讨论马云,可以说形成了“马云热”、“电子商务热”和“中国热”,阿里巴巴和华为的展台最受欢迎、最抢眼,阿里巴巴的“刷脸”支付、华为的“场通信”系统Mirrorsys,让世界各国参观者异常兴奋。作为活动主要承办方的代表,作为一名中国人,我也感到非常高兴,也乐于把一个又一个代表团引导到阿里巴巴、华为等中国大企业的展台。活动一结束,我就开始感冒发烧,过了半个月才好。身体虽有小恙,但内心幸福满满。同时,我也非常感慨,一个大国崛起的确需要世界公认的大企业,需要真正的跨国公司。

在与德国人交流的过程中,他们内心有些不服气,“如果我们也有13亿多人口,如果我们也有6.5亿网民,我们也会涌现出马云,可是我们只有8000多万人。”德国人还说:“我们为什么重视工业4.0?上面有美国的压力,下面有你们中国的推力,美国在互联网方面的基础研究和创新比我们好,你们中国在互联网应用方面比我们强,我们要发挥我们的优势,把互联网和制造业紧密结合起来,做出自己的特色,我们永远不会丢掉制造业。”

计划经济时代的倒买倒卖叫“投机倒把”,市场经济和互联网时代的倒买倒卖叫“电子商务”。老母亲曾经告诉我,她怀我的时候就跟村里的姐妹们一起贩卖布票粮票之类的。有一次公交车太挤,怀有四五个月身孕的她居然从车窗跳下来,差点把我跳掉,从此我才明白我的闯劲和创新精神原来源自胎教。读初中开始我就卖冰棍,帮助父母卖鸡卖蛋(父母挑着担子走村串户收购)。读研究生期间的暑假寒假我又兼职卖黄金首饰。我认为,改革开放就是要充分调动人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调动干事、创业的激情。现在,我深深体会到流通对于中国经济的重要性,也体会到十八大提出的“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性。因为在市场进行资源配置的过程中,还存在许多制约因素,其中三大保护主义(地方保护主义、部门保护主义和集团保护主义)造成的物流成本居高不下就是重要的因素之一,而这恰恰给马云和牛云们提供了巨大商机。

在去年乌镇举办的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我说过一段话,有关媒体不知什么原因没有播出,现在分享给大家(略有修改):“今年是马年,轮着姓马的露脸,马云来了,马化腾也来了。但是,最幸福的是马云,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了,股票代码是BABA(爸爸),所以美国股民睁开眼睛就问爸爸怎么样了,今天会涨还是会跌?然而,花无百日红,风水轮流转。互联网时代谁都很难做百年老店,是马注定要奔腾,是云终将会散去。要做云中峰,不做峰中云。要利用互联网的渗透性、倍增性和带动性,与各行各业紧密结合起来,优化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管理方式和商业模式等等。特别是中国的工业化刚刚走了一半,不能光在流通领域和电商领域打转,要利用互联网振兴装备制造业,搞产业互联网,要在优化经济结构和转型升级方面做文章。要鼓励和引导青少年静下心来搞科研,不能急躁浮躁和烦躁,基本功不能不下,基础工作不能不做,基本条件不能不顾,基本规律不能不遵循。功到自然成!”

光棍节又要到了,估计交易额又会破纪录,对此我深信不疑。但是,我有三个建议:一是建议马云要下决心把好品牌和品质关,要坚决抵制假冒伪劣商品,特别是将来跨境电商大发展后中国品牌和品质出问题将后患无穷;二是延长和延伸产业链,把资本市场上圈来的钱多投一些具有一定技术含量的制造企业,让他们尽快做大做强;三是科学引导青少年,利用马总的牛嘴鼓励和引导大家岗位创新,就地创业,苦练内功。

弱弱地说一句,马云真的要感谢中国的人口红利,真的要感谢不用出门购物的“败家娘们”,真的要感谢互联网,真的要感谢政府营造的相对宽松的环境。草原上狼的成长不是靠“圈养”,需要“放养”,需要良好的生物链,需要团队精神。个人的能力都是有限的!

 

祝福马云,祝福阿里巴巴,祝福中国制造,祝福中华!

 

作者:工业和信息部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中心主任 龚晓峰 2015年11月10日


轮值主编:
本网部分文稿源于网络,版权归原创,本站整理发表的目的在于公益传播,分享读者。
如您不愿参与公益共享或认为权益受到侵犯,请与编者联系,我们核实后积极回应诉求并及时删除,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