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标:雷锋不是低调的人 我不会遗臭万年

7月1日,辽宁省抚顺市,陈光标在雷锋墓前献上自己在美国接受报道的报纸,并下跪,连磕三个头。图/CFP

7月1日,辽宁省抚顺市,陈光标在雷锋墓前献上自己在美国接受报道的报纸,并下跪,连磕三个头。

6月25日,陈光标在纽约中央公园举行慈善活动,宴请千名无家可归的穷人,并承诺发放现金300美元。

6月25日,陈光标在纽约中央公园举行慈善活动,宴请千名无家可归的穷人,并承诺发放现金300美元。

7月3日,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陈光标躺在自己的证书上留影。他的公司有一间荣誉室,里面收藏着两万多面锦旗、4100多本证书和三万多条哈达。

7月3日,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陈光标躺在自己的证书上留影。他的公司有一间荣誉室,里面收藏着两万多面锦旗、4100多本证书和三万多条哈达。

躺在众多证书上,陈光标咧嘴笑,无数的荣誉架起他的身躯,让他很有满足感。

照片里的证书对陈光标来说,是冰山一角。如果一一铺开,半个足球场恐怕盛不下。

“荣誉”会给陈光标带来新的刺激,“萎靡不振时,我就会挨个地翻看证书,看着看着就有劲儿了。”

二十多年前,谈恋爱不到两周的陈光标去见岳父,岳父见他高调,评价他“要么名垂千古,要么遗臭万年”。

“我不会遗臭万年。”陈光标还记得,他回答时仰着头。

一晃二十年,此时,面对一次次被质疑、嘲讽,陈光标若有所思,他喉管发出低沉的声音:我可能是这个时代的牺牲品。

关于美国之行

更在乎能改变西方人观念

新京报:为什么要请美国流浪汉吃饭?

陈光标:最近半年,我先后七次到美国调研。我看到一些流浪汉睡在桥洞底下,很可怜。还有的流浪汉在垃圾桶里捡东西吃……美国也有穷人,也需要帮助。

新京报:然后就想请吃饭?

陈光标:比尔·盖茨倡导中国富人要多帮助穷人,不要满世界去采购奢侈品。我认为他说得对。另外,美国等西方国家认为中国没有真正的慈善家,认为中国现在富起来的富豪们为富不仁,我想改变他们的观念。我了解到在美国就没有富豪请流浪汉吃过饭,也从来没有中国哪个富豪去请流浪汉吃过饭。我想做这个事儿。

新京报:吃一顿饭就改变西方观念了?

陈光标:至少会促进。我要让美国人知道,中国是有慈善家的。

新京报:你当众发现金的方式,在美国遭遇抵触。

陈光标:美国的救助站怕我发现金会引起骚乱,说假如你发了,会带来很大麻烦。

新京报:高调宣扬自己……不少美国民众对你的慈善方式持质疑态度。

陈光标:你做出任何一件事情让大家对你都说好是不可能的,一个人五个手指伸出来还有长短,牙和舌头还有摩擦的时候。

新京报:国内一些网友称,你去美国请流浪汉吃饭,过程像一个跳梁小丑。

陈光标:这小丑嘛,也可能是嫉妒心理。中国那么多穷人不帮,你去帮助美国人干吗。

现场,我唱we are the world……地球一家人这是小丑?我唱的可能不怎么专业,但我用心唱了对吧,我不是小丑。

关于去雷锋墓

雷锋不是低调的人

新京报:回国之后,你马不停蹄去雷锋墓前汇报成果?

陈光标:对。拿了《纽约时报》,在雷锋墓前,告诉他,我在践行他的精神。把他的精神真正带到美国去了。我把雷锋照片也登到《纽约时报》去了。中国的雷锋也是世界雷锋。

新京报:你还给雷锋磕了头?

陈光标:对。我从小就以雷锋为榜样,14岁就放雷锋电影放了几十个村庄,没有雷锋的电影就没有陈光标的今天。别人说雷锋十几岁就手表啊皮装啊什么的,我听到特别气愤。很多企业家宁可给泥菩萨磕头,也没想着给70多岁的雷锋磕头。雷锋跟我父亲同年代出生,也算长辈,我给雷锋磕头,没有错。

新京报:如果雷锋活着,你觉得听完你的汇报他会高兴吗?

陈光标:肯定高兴啊。

新京报:他万一是个低调的人呢?

陈光标:雷锋不是低调的人。多少年前我就说过,雷锋做好事不留名,全都写在日记上。雷锋要低调他怎么写在日记上呢。他把他每天做好事写在日记上那是对的,那陈光标做好事他没有时间记日记,我通过一个个事件让媒体记,大家一搜索陈光标,好坏都出来了。

不管好的评论或坏的评论,至少我做的是好事,我没做坏事。

关于高调慈善

百分之十的荣誉是我要来的

新京报:高调做慈善,是你的习惯。

陈光标:就像我父亲从小给我起的名一样,光,要正大光明,要在阳光下做;标,要做好的标杆。我从小做好事就高调,期待被表扬。

新京报:堆钱墙,宣扬收购纽约时报,卖空气,发现金并与受助者合照……这也可能被认为是暴力慈善。

陈光标:有学者说我是暴力慈善,我真金白银捐出去了,怎么叫暴力慈善呢。如果把一个人真金白银捐出去,你说是暴力慈善,那善和恶不就不分家了吗?什么叫暴力呢,我用暴力了吗,和我拍照后我将钱拿走了吗,拍照是我强制他们的吗……所以这个学者用词就不当。

新京报:高调起来很开心?

陈光标:低调慈善和高调慈善都是慈善,爱心都是相等的。所谓的我的高调慈善可能会刺激和影响更多人,你的低调慈善只能自己知道,帮助哪个哪个知道。那么我的高调慈善起到这个作用。

很享受这种高调的慈善生活。主要是有精气神,我做了好事,心里面快乐。目前我所捐赠的款物累计已过21亿了,奖状、奖杯拿了4000多个,还有3万多条哈达,接近两万面锦旗……每个(奖状)后面都有一个故事。

新京报:你很在乎每个锦旗和奖杯?

陈光标:那肯定在乎啊,每每萎靡不振,不开心的时候,我就看看这些奖状,马上就有精气神了。

新京报:有些荣誉证书是你主动索要的。

陈光标:对呀,我帮助别人,我要一本证书,有错吗?如果不给我证书,我三年后忘记这事儿怎么办?你收了我的钱你该不该给我个证明。

募捐中,百分之九十的荣誉都是主动给我的,百分之十是我要来的。

新京报:这种提神方式与其他企业家不同。

陈光标:就像一些企业家,他们喜欢收藏古董、字画、黄金,但这些对我来说都是身外之物。每个人爱好不同,我喜欢收藏荣誉。我认为这个古董字画黄金,后代全都可以给你消费掉,荣誉是永远消费不掉的。

新京报:有没有可能有一天尝试学着低调起来?

陈光标:没想过。但高调的人首先要自己清白,不清白也肯定高调不起来。从2003年开始,我做好事要高调召开媒体发布会,告知媒体捐了什么捐到哪里了。

高调一定要经得起考验,不然你理亏,纪委、税务、工商等会查你。但我是不怕查,我高调我有底气,没有底气的企业家整天睡觉都睡不安稳,还怎么高调做慈善。

新京报:还将一直高调下去?

陈光标:肯定了,高调也是一种创新,我认为我没有错。但是我会记住一条,创新的落脚点不能危害国家利益,不能危害人民利益,高调虽然有争议,但一定会有正能量。

新京报:高调如何传递正能量?

陈光标:我不夸张地说,由于陈光标这多年来的高调,中国现在有一千亿的捐款,有百分之六七十是我无形带动出来的。不管社会信也罢,不信也罢,我敢拍胸脯说。

关于感恩

希望口口相传“陈光标”

新京报:做慈善,让你伤心的事情是什么?

陈光标:说句心里话,我帮助的人中,80%朝上,都不懂得感恩。这样的情况,让人伤心。比如有些人换肝的,需要大几十万的上百万的,我钱给他了,帮过就拉倒了。

新京报:你希望这些换肝的再做什么?

陈光标:要懂得感恩,要把我的好人好事传出去。有些人,不愿意说。

新京报:他们不说就代表不会感恩?

陈光标:我认为一个人做一件好事,要把它传播出去。他们中的部分还亲自跟我说,因为要面子,不但自己不传播,还叮嘱我不要我说,他们说我们家非常感恩你,我们永远铭记你,永远感恩在心,但是媒体不要把我们家人说出去。

新京报:他们有错吗?

陈光标:哪个要是帮我换肝换肾的,我要开大的新闻发布会。告诉媒体张三李四帮助我,没有他就没有我。我要口口相传,让人知道。

新京报:让更多的人了解你的故事,学习你,相互帮助?

陈光标:对啊,要人帮人,我帮助你,帮他,你能回报我什么感悟什么,要培养一个人真正从心里感恩。不懂得感恩是最可怕的。

关于被质疑

我可能是时代的牺牲品

新京报:公司的经营状况怎么样?

陈光标:比较平稳。

新京报:网上也有人说公司现在亏损。

陈光标:亏损我还有钱去捐吗?比如说,我在上海,在北京、山东,在其他省,我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公司,难道我就不能以我七大姑八大姨的名义注册嘛,我没有必要把我注册的其他的再生资源公司告诉别人吧。我没有这个义务,我只能告诉大家我的财富是来自于环保产业,是垃圾里面淘出来的。一分一厘都是干净的。

新京报:有网友说部分善款是别人给你的黑钱,你将黑钱洗白。

陈光标:我不做违法乱纪的事情,如果我违法了,会有人抓我。

新京报:提起陈光标,部分人会对你排斥,说你神经病,你怎么看?

陈光标:无所谓,如果我在乎有人骂我就不做慈善了。我从小做好事,被人骂习惯了,从小都说我要名誉,我作秀,我已经适应了。

新京报:有人说一直关注着你,就是想看看你到底有没有底线。

陈光标:一个人做事当然有底线了,底线我认为就是红线嘛,违法乱纪的红线你不能做啦。

关于伪善说

真金白银地去做,不是嘴巴在叫

新京报:那有人说做慈善就应当低调不张扬,你这样张扬是伪善,图名图利。

陈光标:多少年都有这种话嘛,我听到就装没听到一样,你不要忘记一个手指指向陈光标的时候,下面3个手指指向自己,首先问你做了哪些好事,你没做你没有资格指陈光标。我觉得我做的好事大家是看得见的,我用我的身体力行,真金白银地去做,不是嘴巴在叫。

新京报:有人说你是中国首善,你认为你称职吗?

陈光标:肯定称职,当之无愧嘛。我并不是说我捐比哪捐的多多少,这我没有说。那无形带动人做慈善肯定没有人超越我的。

新京报:有说法称你只给票子,不懂授之以渔。

陈光标:这我不承认。我就是世界上最大的鱼。因为很多富豪都被我带动起来,来行善了。我不跟你说了么,一千亿有六七百亿是我带动起来的。那不是大鱼吗?但我的钱不多,我是最小的鱼,但是最小的鱼能带动更多的鱼行动起来。

每年我碰到的企业家太多太多,说陈光标,本来我们呢从来都不做慈善的,在你带动下,我们现在都做慈善。

新京报:有说法称你官商勾结,做慈善另有所图。

陈光标:相比我,一些个人企业家吃喝嫖赌,我这么多年歌舞厅夜总会从来不去,我只做点好事,为名不为利,这有错吗?地震灾区,我背尸体抱尸体,哪个企业家敢做,难道作秀吗?要是作秀,你去抱一个?

我敢肯定地说,现在没有一个政府官员帮助过我,一个都没有,他们知道我高调,往往躲着我。和我合作,捞不到油水,这么多年,我没有给官员送过一分钱,也不会送美女,但凡是我的项目,往往被PASS掉。现在十个业务九个都是二手。我希望政府部门能公平公正,支持我,没有政府支持企业做不好,我真的不想接二手活了。企业效益好了,才能反哺更多人。

关于家庭

儿子说以后不做富二代,做慈二代

新京报:目前精力主要投入到公益慈善领域?

陈光标:百分之七十在做企业,百分之二十慈善公益,百分之十跟朋友聊聊天。

新京报:那家庭这块呢?

陈光标:家庭这块,搁在百分之十里面。家庭都很支持我做慈善,不支持啊我做不了这么大。我提出裸捐时,儿子说,以后不做富二代,做慈二代。儿子反而没有了压力。父母也很支持我。

新京报:希望你的两个孩子也高调?

陈光标:我有意培养他们高调,比如做好事让他们说出来,但是他们不说,他们很低调。这让我感到遗憾。

新京报:几十年来,什么事情让你印象深刻。

陈光标:我22岁时,跟我夫人谈恋爱,不到两个礼拜,她父亲要见我。我就到他家,他请我吃饭,喝个小酒,我吃过饭以后出去散步,他跟他女儿说,你找这个男朋友啊,以后要么名垂青史,要么遗臭万年。我知道后,我说你告诉你爸我只会名垂青史不会遗臭万年。因为我对我自己的终生目标要求,只做好事,不做坏事。

新京报:你要名垂千古?

陈光标:肯定名垂千古啊,反正不会遗臭万年的。我没有做坏事嘛。做坏事才遗臭万年啊。你现在让我讲做坏事,我肯定讲不出来。

新京报:如果某一天,你离开了这个世界,你最想说什么?

陈光标:遗憾的就是陈光标太少,也许有,但我还没发现。遗憾的就是老天爷就给我一次生命,没给我第二次生命,我有很多事还想做,还没有做完。总的来说,陈光标可能是这个时代的牺牲品,留给后人一个非常好的一个正能量的学习的榜样。但我帮助那么多人,还有人看不惯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