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莆田帮:马云都为之震惊

魏则西之死掀起的巨大风波,始料未及。


百度股价周一大跌7.92%,市值缩水约合350亿元人民币。“莆田系”概念股,则是停牌的停牌,大跌的大跌——“莆田系”3港股单日蒸发3亿市值。

中国有12000余家民营医院,其中8600余家属于莆田系旗下!这些医院大部分是男科、妇科、不孕不育、整形等专科民营医院。

 

 

“莆田系”是福建莆田人所辖医院集合的简称。莆田古称兴化、兴安,自古地少人多,迫使多数莆田人弃田另谋他业,背井离乡异地求谋生计,逐渐养成闯荡天下的习俗。

 

当年什么都没讲清楚,马云就从“恩人”孙正义处拿到了3500万美元。而这个孙正义的祖籍正是福建莆田。孙正义身高1.5米左右,是出生、定居日本的第三代华裔。

 

据悉莆田系已经主要形成四大家族:陈、詹、林、黄。

其中,以“华夏”、“华康”、“华东”等名称开头的医院基本上被陈氏家族所控制;以“博爱”、“仁爱”、“曙光”为名称的医院大部分被林氏家族所控制。詹国团为莆田系的“带头大哥”。

作为“中国打假第一人”,王海过往二十年曾见识过数不清的骗术。但面对莆田系的医疗机构,他曾目瞪口呆。

 

据新闻当事人(微信号:sohutegao)作者刘畅今日报道——

 

王海曾以莆田系詹国团家族为典型,向卫生药监部门进行举报,并将此事曝光于媒体。卫生部随即发文,取缔各地游医机构,致使詹国团逃往海外移民新加坡——有媒体称,莆田系遭遇毁灭性打击。

 

然而,随着对民营医疗的政策逐渐放开,詹国团短暂蛰居后于2003年以外商身份返乡,建立了获得卫生系统认可的国际医院,完成从性病游医到正规军的转变。他曾表示,自己非常感谢王海,如果没有王海的打假,就不会有他的新生和今天的光明。

 

莆田系的能量超出很多人的想象。

 

早年间王海在某省市对莆田系医疗机构欺诈行为进行调查时,曾暗中跟踪他们宴请卫生系统官员的情况。“作陪的都是歌舞团的演员,年轻漂亮的小姑娘。”王海说,自己当时非常吃惊。

 

 

 

莆田系生存法则粗暴又简单:大部分利润投广告。

 

莆田市前市委书记梁建勇曾公开表示,“百度2013年的广告总量是260亿元,莆田的民营医院在百度上就做了120亿元的广告。”

 

5月2日,一位刚从百度离职的前员工透露,“北京普通一家莆田系医院,每天推广的费用都达数万元。”

 

在莆田系医院从事多年工作的莆田人林希(化名)今天上午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直言,肿瘤、男科、妇科这三类科室存在欺骗的可能性最高,病人因为隐私等原因让这三类科室敢“打一枪换一炮”。

 

2005年,一名被莆田系聘用的医生曾爆料,称其因拒绝开天价处方而挨了一记耳光。但就在记者开始调查后,该医生被迫选择了沉默。记者要求要求其复印证据被拒绝。该医生很善意地劝记者:这伙人背景很大,你惹不起。

 

从江湖游医到亿万富豪,莆田系的发家史就是患者的血泪史!

 

除了民营医院,在中国大多数旅游风景区中,为数众多的名刹古寺的经营权据说也落入了莆田人手里!在中国旅游界、宗教界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把生命做成了生意,你的信仰也被他们承包,这真的是一个不敢想象的当下——这就是“中国版犹太人”的创富传奇?

 

不能不提的是,在北京木材市场,近乎100%的市场为莆田人垄断,而现在全国各主要木材集散地或口岸掌控局面的,几乎也都是莆田人。

 

在珠宝首饰业,10个人中有9个是福建人,而其中8个是莆田人。这一说法虽然有点儿夸张,但莆田从事珠宝首饰业的人数之多,也由此可见一斑。有人做过粗算,莆田人控制着全国近40%的金银珠宝交易。

 

另外,占全国1/3的油画创作及经营,背后也是莆田人。

 

加油站也是莆田人的目标。全国大部分民营加油站都出自这个地区的商人之手。莆田晚报2011年曾报道,莆田仙游以做石化生意闻名。仙游籍商人在外投资加油站,数量达1万多家,占全国民营油站的一半以上,其中在外投资800万元以上的特大型加油站3家,400万一600万元以上的中型加油站20家,400万元以下的小型加油站60家。

 

 

 

莆田,还曾因为大量产出仿冒名牌的运动鞋,被戏称为“假鞋之都”。一种流传甚广但难以证实的说法称,国内市场上90%的假运动鞋都来自这里。

 

淘宝,是莆田人最初的阵地。“让全世界穿上名牌”是莆田假鞋的口号。2014年3月,《南方周末》记者走访莆田时,安福小区的一位店长王一峰说,“以前是马云求着我们干。”他开店快十年了,经历了这里的每次起落。

 

在莆田,「让全世界都穿得起名牌」从来不是一句假大空的口号。

 

2007年,警察从布鲁克林两处仓库查获了291699双假Nike,市价超过3100万美元,威震纽约。

 

2014年,Kanye West在英国给粉丝递来的Yeezy 2球鞋签名时,却发现是双假鞋,只能无奈的笑笑说:「That’s not real,you know right?」

 

国外球鞋媒体曾将上真下假两双Yeezy 2 Red October放在一起,然后得出结论:Kanye West的眼力简直棒极了!

 

 

纽约时报也曾详细分析这些来自莆田的球鞋,除非最资深的Sneakerhead,否则根本无从分辨真假:

 

 

代工了30年,莆田早已掌握了耐克的核心技术,造起假货简直得心应手。

 

2015年,莆田的GDP达1600多亿,制鞋产业贡献超700亿。暗中还有多大的交易额,无人知晓。

 

2011年前后,淘宝因为欺诈问题成为媒体焦点。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其创始人马云抛出了莆田,“去看看,你会震撼的,那是黑色产业链,制假基地!”

 

然而,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魏则西去世事件已经引起了高层关注。

 

5月3日,据国家卫计委网站消息,国家卫计委、中央综治办、中央网信办、公安部、军委后勤保障部等8部门成立全国集中整治“号贩子”和“网络医托”工作协调办公室,并联合制定并印发《集中整治“号贩子”和“网络医托”专项行动方案》,对相关医疗机构、互联网企业依法进行严肃查处。此次专项整治行动将分三个阶段,从4月开始持续至12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