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收世界 展图看千秋(媒体聚焦)

世界文化史大观
一纸收世界 展图看千秋(聚焦
 
本报记者 宋 冰《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3年09月04日   第 05 版)
  
                  






  

          那一年,老子正在构思《道德经》,孔子正在向弟子讲述后来记入《论语》的那些话,孙武正在潜心研究兵法,勾践还是20岁的小伙子,佛祖释迦牟尼却已是65岁的老者。同样在那一年,波斯王大流士横扫埃及和印度,希腊的赫拉克利特正在研究元素,而数学家毕达哥拉斯去世了,为世人留下了著名的勾股定理和黄金分割率……纵观公元前500年的世界,群星闪烁,让人惊诧天公为何如此垂青那个年头?
  这不是荧屏正在播放的某部穿越剧的剧情,也不是历史教科书的冗长记述,而是内蒙古出版集团远方出版社出版的挂图——《世界文化史大观》用图表告诉我们的史实。
  挂在墙上的历史
  这是一张150×110厘米的挂图,以时间为经,以地域为纬,全景展示了漫长、曲折的世界古代和近代文化史。全图时间跨度达2800年,共收录国家(或朝代、时期)200多个,重要历史人物1000多个,重大历史事件500多起。
  让我们把目光从公元前500年向右移,不过62.7厘米,就到了公元755年。此时唐朝发生了“安史之乱”,王维、李白、杜甫正在作诗,颜真卿正在练字,鉴真和尚已东渡日本,中国造纸术刚刚传入阿拉伯帝国,欧洲法兰克王国即将上演“丕平献土”大戏,而中美洲的玛雅文明古典期接近尾声……多彩的历史在同一时间定格,令读者不胜唏嘘。
  该挂图的出品人、策划者韩雄亮介绍说:“把历史挂在墙上,让时间能用尺量,是《世界文化史大观》的最实用最神奇之处。它构建了一个时空坐标系,创造了一套历史词条标示法,把散乱的历史知识编汇成统一的整体,使久远的历史变得可感知、可触摸、可度量、可欣赏。”
  去年9月,著名作家梁衡看了样图后,欣喜地题词:“一纸收世界,展图看千秋”,两句诗道尽其中的奥妙。
  古今历史从头阅
  说起这张挂图的由来,不能不追溯到30多年前的一位酷爱史学文化的有心人。他便是《大观》作者王咏赋,现任人民日报海外版副总编辑。
  那时的他,刚刚完成从下乡知青到大学生的蜕变,一头扎进北京大学的浩瀚书海,“恶补”文化知识。哲学、文学、经济学、新闻学、古汉语、自然科学,都得从头学。不管哪门学问,要掌握它,都得了解它的历史。于是,数不清的国家、朝代、人物、事件闯进他的脑海,每个学科都攒下一大堆,而这一堆和那一堆之间有没有关系,是什么关系,没人告诉他。世界历史头绪众多,来龙去脉不好把握,只见树木难见森林,缺少一个像世界地图那样一览无遗的学习工具。于是,他萌生一个想法:要是有一张图,把横七竖八的历史元素集中到一起,供人们随时查阅,该有多好!
  他搜遍书店去找图,却一无所获。“既然没有现成的,我就自己做一张。”王咏赋说。1980年10月25日,他开始绘图。“那张大纸是用旧挂历粘贴而成的,我用尺子画上格子,作为时间坐标,2厘米代表100年。然后,在上面填写人名、国名、事件,积少成多,渐渐地有些时段就填满了。”王咏赋回忆。
  岁月如梭。后来他走进报社,忙碌于采访、编辑,历史书读得少了,那张《世界史一览》在几次搬家之后也不知下落。令他困惑的是,过了这么多年,当年画过的那种图仍然没有人做出来。是这个想法太可笑,还是太超前? 
  “2010年冬天,在一次闲谈中,我和资深文化传媒人韩雄亮说起那张图。他认为这是一个好创意,鼓励我把它写出来、画出来。拿到材料后,他所在的公司作了审慎研究,决定与我合作,开发这个产品。此后,经过两年多的设计、绘制、补充、征求意见、修改、审核,到今天,终于正式推出这张印刷版的《世界文化史大观》。”王咏赋说。
  一览无遗成大观  
  “小小寰球,有确切纪年的古代、近代文化史有数千年,别人用一本或几部专著来叙述,我们用一张大图来呈现。世界主要国家(或朝代、时期)、人物、事件汇于一图,各就各位,一览无遗,蔚为大观!因此,这张图就叫作‘大观’。”王咏赋如是解释《世界文化史大观》名称的由来。因此图具有独创性,国家版权局已正式颁发“著作权登记证书”。
  王咏赋说:“这张图的功能有三个,一为学习,二为研究,三为鉴赏。看《大观》,不仅能学到知识,还可以感悟历史、体会人生。”
  有读者归纳出《大观》的三个特点:一是整体性,就是把各种历史元素整合成一个整体,可帮助读者从整体上认识历史。二是客观性,就是哪个历史词条放在哪个地方、占多大空间,不是主观随意的,而是由其存在的时间、地点决定的。三是可感性,就是把抽象的东西可视化,那数不清的朝代、人物和事件都变成了图上的像素,可以感知,可以测量,可以联想,可以更扎实地记忆。
  王咏赋说:“我只制定规则,提供词条,至于这张图最后画成什么样,完全由历史本身决定。见到《大观》的第一张样稿时,连我自己都很吃惊:噢,原来历史画出来是这个样子呀!”
  记者问:这张图适合什么人看?王咏赋回答很干脆:“文化人,包括已经成为和立志成为文化人的人。如果你对历史知道得很少,它会一下子告诉你很多。如果你已经知道很多,它会告诉你更多。它不是看一遍就可以扔掉的招贴画,而是底蕴丰厚、奥秘无穷的藏宝图,只要你是有心人,每看一遍都会有新发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