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藏了13年的秘密 警察爸爸告诉了18岁女儿

    在宁波慈溪交警陆泉良的记忆中,女儿秋珊永远是那个瞪着大眼睛、脸上挂着泪珠的小女孩。大前天,2月18日,秋珊18周岁生日。这一天,陆泉良和妻子周素芬期待了很久,也做了精心准备。早上8点,他精选了一束鲜花,妻子买了一盒蛋糕。两人出发前往宁波市区,兑现13年前的约定。

    13年前的那一天,天下着雨。

    2000年9月15日下午3点45分,慈溪浒山西二环线客运中心,一辆货车与自行车相撞。

    赶到事故现场处理的陆泉良,说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一幕:一个骑自行车的中年男子倒在血泊中,路边坐着一个孤独、哭泣的身影,她是这个男子的女儿,“瞪着大眼睛,眼神很无辜,鼻尖上还有伤”。

    坏消息一个接一个:医生诊断,这个男子入院时已死亡;交警查明,死者负主要责任,而且,身份不明。

    晚上,陆泉良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里全是小女孩的模样。天刚亮,他就爬起床带上毛毯赶往医院。

    年仅5岁的小女孩,安静地睡着了。他站在病床边,想:今后该怎么办?亲属没找到,把她送哪里?

    他闪过一个念头,很快拨通妻子的电话。妻子回答很干脆:“孩子先带回来,我们先养着。”电话一挂断,妻子就跑去买小女孩的生活用品。当时陆泉良一家日子也难:妻子下岗已经两年多,15岁的儿子正读初中。

    当晚,小女孩被陆泉良抱回家。妻子烧了一大盆洗澡水,给孩子细细擦洗了两遍,给她穿上刚买的新衣服。小女孩还是瞪着大眼睛、脸上挂着泪珠。夫妻俩轻声细语,小姑娘不说话。

    陆泉良想了会,“想爸爸吗?小朋友,我做你的爸爸,好吗”?小女孩一下子搂住他的脖子。

    因为女孩是中秋节三天后到家里的,陆泉良给她取名“秋珊”。

    他和同事一起寻找小秋珊在世的亲人。6天后,在慈溪宗汉西周塘村找到死者的老乡,得知死者姓刘,四川南溪人。不过,小秋珊的妈妈,在3年前已去世。

    四川那边的民政人员赶到慈溪。经多方协调,货车司机赔偿3万多元。大家商议:赔偿金由陆泉良代为保管,并委托他物色合适人家领养秋珊。思索一晚后,陆泉良跟四川方面说了个解决办法:用赔偿金为秋珊买保险,让她的成长有保障。

    大家都说这办法好。陆泉良很快为孩子买了两份保险:“子女教育婚嫁备用金保险”和“简易人身保险”,期限都是15年,“那时孩子就长大成人了”。

    那一年,宁波市区的老忻夫妇正处于丧子之痛,获知小秋珊情况后立刻赶到慈溪。陆泉良开始不放心,特地跑去考察了老忻的家境。老忻依法办理收养手续后,陆泉良跟他约定:在秋珊年满18周岁之前的13年里,两份保险由陆泉良保管,等她成年时再亲手转交;这段时间,谁也不准跟秋珊提起她的身世。

    2000年11月初,秋珊临走那天,陆泉良又买了一套新衣为她穿上,并找了一家街上照相馆完成父女俩合影(如图)。那一天,是父女俩一起生活的第45天。

    新爸爸妈妈领出门时,秋珊回头向陆泉良喊:“警察爸爸。”陆泉良说,他当时忍不住,急忙背过身抹泪。

    ……

    过去13年多,由于牵挂,陆泉良常给老忻夫妇打电话询问情况;逢年过节,他和妻子会带着新玩具新衣服去探望。每次见到陆泉良,秋珊都会叫他“警察爸爸”。

    这个月之前的一次见面,是两年前的中秋节。陆泉良说,“孩子正在长大,慢慢懂事,有自己的家庭。我和爱人商量了一下,尽量少去吧,不要再去影响她。这13年里,我做了一些事情,目的只有一个: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她的命运。”

    大前天,跟13年前那一天相似,天下着雨。秋珊已记不得那一天,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一个“警察爸爸”。

    秋珊已是大姑娘,这次没有像以前那样再搂陆泉良的脖子撒娇。让她意外的是,进屋坐下后,“警察爸爸”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两份保单,塞到了她手里。

    她有些懵懂。老忻从里屋走出来,“陆警官,孩子已经成年了,按照咱们的约定,请你向她说说吧”。

    一家人安静地坐在一起,阳台上的茶花正在开放。(都市快报 记者 程潇龙 通讯员 杜跃清 胡志东)

轮值主编:
本网部分文稿源于网络,版权归原创,本站整理发表的目的在于公益传播,分享读者。
如您不愿参与公益共享或认为权益受到侵犯,请与编者联系,我们核实后积极回应诉求并及时删除,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